哲學隨筆

2005/07/07:扭轉台灣悲劇的乾坤---台灣如何登記主權。


  拜讀94年7月6日自由時報社論「台灣突破困境必須依據歷史真相著手」一文。個人感觸良深,在此特提出個人淺見,以供大眾參考。
  李前總統明確地點出了台灣的困境與癥結,但是要跟美國談論台灣法定地位爭議如何解決,僅是找對了半個人,中共是另外半個人,但是眼前中共不會跟台灣談的情況下,想找美國談論台灣法定地位爭議如何解決,可能會徒勞無功!所以還是先找自己談---以台灣2300萬住民自己解決爭議---就是台灣住民自決,才是最終真正解決台灣主權地位的方法,如此才有與美國或中共談論台灣法定地位爭議如何解決的籌碼。
   就國家利益與安全考量,相信美國與日本必然支持台灣獨立,因為世界上最不願意看到兩岸統一的就是這二個國家。當然,美國與日本更樂於見到兩岸呈現如此膠著狀態,好坐收漁翁得利。但是時間不是站在台灣一方,相信兩岸問題繼續拖延,將對台灣更不利。如果一、二次世界大戰,美國都是在其最有利時機才參戰,顯然可見,就台灣法定地位爭議如何解決,在台灣2300萬住民就此議題尚未取得共識前,美國知道目前還不是出牌支持台灣獨立的最佳時機。所以先找台灣2300萬住民自己談論台灣法定地位爭議如何解決,才是當務之急。如何扭轉台灣悲劇的乾坤—就是台灣要登記主權。但是台灣要如何登記主權?要向誰登記主權?台灣人民明瞭登記主權的程序嗎?難不成是要向聯合國、美國、中共登記主權不成?尼采在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之開場白:查拉圖斯特拉度過了孤獨的十年。但是,最後他覺悟了。他起身對太陽說道:「你這偉大的星球啊!設若沒有被你所照耀的人們,則將何有於你的幸福!」顯然,「人」才是決定天、地萬物位階的終結者。管他世界衛生組織、聯合國是什麼碗糕?只有台灣2300萬住民有不畏艱難,決心向自己登記主權時,登記主權問題才能水到渠成,也就是自助方能有人助、天助。
  所以,台灣2300萬住民自己若沒有登記主權的決心,更不用說要如何登記主權?要向誰登記主權了?有人只因台、日護漁問題,就可說出「不惜一戰」的重話。而國家主權一再被中共蹂躪蹧蹋,此人卻視而不見,更噤若寒蟬,實在是令人不知今夕是何日?然台灣2300萬住民抱此心態者,卻不是小貓二、三隻,而是占住民二、三成以上,聞之實令人鼻酸及心痛!其實,今天台灣若最早研發出「愛滋病」疫苗或是「威而鋼」,相信世界各國必然爭先恐後與台灣建交,世界衛生組織、聯合國一定立即通過台灣成為會員國,不管台灣要用「中華民國」或「台灣共和國」,國家名稱都已不是談論重點,能夠滿足他們國家人民的需求最重要。
  推行台灣住民自決運動,一定不是一件輕鬆容易的工作,此時我們應發揮希臘神話中薛西弗斯的精神,薛西弗斯以行動證明他比他的石頭還堅強,掙扎著上山的努力已足以充實人們的心靈。台灣2300萬住民必須想像薛西弗斯是快樂的。同理,台灣2300萬住民努力推行住民自決的過程,必然可以證明他比阻礙他的石頭還堅強!
  所以,今天台灣2300萬住民及執政者,念茲在茲之首要任務是如何努力建立住民自決的決心,所謂觀哀平之可以變而為東京,五代之可以變而為宋,則知天下無不可變之風俗。至時建立一個新而強的國家將是指日可待!
     


回首頁回哲學隨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