哲學文選

2009/12/9:鄭板橋濰縣寄舍弟墨第四書



凡人讀書,原拿不定發達。然即不發達,要不可以不讀書,主意便拿定也。科名不來,學問在我,原不是折本的買賣。愚兄而今已發達矣,人亦共稱愚兄為關頭讀書矣,究竟自問胸中擔得出幾卷書來?不過挪移借貸,改竄添補,便爾釣名欺世。人有負于書耳,書亦何負于人哉﹗

昔有人問沈近思侍郎,如保是救貧的良法?沈曰︰讀書。其人以為迂闊。其實不迂闊也。東投西竄,費時失業,徒喪其品,而卒歸于無濟,何如優游書史中,不求獲而得力在眉睫間乎﹗信此言,則富貴,不信,則貧賤,亦在人之有識與有決並有忍耳。
  


回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