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

第九部

  文/尼采 


高人們一
   當我最初走向人們去,我做了一種隱士的愚蠢,一種大愚蠢︰我在市場上出現了。 在那裡我對一切人說話,我如同對著空無說話。在晚間,踏繩者和僵尸是我的伙伴;我 自己也差不多是一具僵尸。 但在新曉,一種新的真理照耀著我︰于是我學會說︰“市場和流氓和流氓喧聲,和流氓 的長耳,那與我有什麼相干﹗” 你們高人們喲,從我學習著這罷︰在市場上沒人相信高人們。假使你在那裡說話,至美 盡善﹗但流氓眼說︰“我們都相等。” “你們高人們”──流氓眼說──“沒有高人們,我們都相等;人就是人;在上帝面 前,──我們都相等﹗” 在上帝面前么﹗──但現下上帝已死。但在流氓的面前,我們並不願相等。你們高人們 喲,離開市場罷﹗


  在上帝面前么﹗──但現下上帝已死﹗你們高人們喲,這上帝便是你們的最大的危險。 自從他躺在墳墓裡的時候,你們才又新生。只有現下偉大的日午來到,只有現下高人們 成為──支配者﹗ 哦,我的兄弟們喲,你們明白這話了么?你們恐懼;你們的心暈眩了么?這裡的巨壑向 你們張嘴了么?這裡,地獄之狗向你們狂吠了么? 你們高人們喲﹗向上面前進罷﹗只有現下人類未來之高山感受大的痛苦。上帝已死︰現 在我們熱望著──超人生存﹗


   現下最渴切的人發問︰“人類如何維持?”但查拉圖斯特拉是第一,是唯一的人,他發 問︰“人類如何被超越過?” 我只注意超人;他──但不是人──是我的第一而且是唯一的注意,──不是鄰人,不 是最可憐者,不是最受苦者,不是最良好者。 哦,我的兄弟們喲,我所愛于人類的就是人類是一種向上和一種向下。在你們心中也有 著使我可愛,使我可希望的。 你們高人們喲,你們感覺到蔑視,這使我有希望。因為偉大的蔑視者是偉大的虔敬者。 你們的失望是很光榮的。因為他們沒有學會樂天安命,沒有學會末屑的權術。 現下末屑的人成為支配者;他們都宣講著樂天安命,和謙卑,和聰明,和勤苦,和思 慮,和末屑道德之一長串的如此如此。 無論什麼,只要是婦人的,是奴隸的,特別是流氓的謬種︰──這些在現下都將支配了 人類的命運。──哦,厭惡﹗ 厭惡﹗厭惡﹗ 這些問了又問,永不疲倦︰“人類如何能最良好,最長久,最快樂地自己維持?”因此 他們是今日之支配者。 哦,我的兄弟們喲,超越了這些今日之支配者,這末屑的民眾﹗他們對于超人是最大的 危險﹗ 你們高人們喲,超越了這末屑的道德,這末屑的權術,這末屑的思慮,這螞蟻的嗡嗡, 這可怕的舒服,這最大多數人的福祉﹗ 再絕望而不樂天安命。真的,你們最高人們喲,我愛你們,因為你們不知道今日如何生 活﹗因此你們的生活──最優勝﹗


  哦,我的兄弟們喲,你們有勇敢么?你們有決心么?不是在見證人面前的勇敢,乃是即 使上帝也不敢正視的鷹與隱士的勇敢? 冷心者、執拗者、瞎子和醉漢,不是我所謂的有決心的人。以必勝之心臨恐懼;以矜高 之情臨深淵︰這才是我所謂的有決心﹗ 以鷹的炯眼看透了深淵,──以鷹的利爪緊抓著絕壑︰ 這才是我所謂的有勇敢。


  “人是惡的,”──一切最智慧的人們,為安慰我而如是對我說。唷,那在現下還真實 么﹗因為惡是人類的最優的力。 “人必須成為更善而更惡,”──我如是宣說。為達到超人的最善,人類的最惡是必要 的。 那對于末屑的民眾之說教者,可以是最適宜的︰他受苦並擔負人們的罪過。但我歡喜于 以最大的罪過當作了我的最大的安慰。 但這些事不是為長耳朵說的。一切的話並不適于一切的嘴。這是精美而遙遠的東西﹗不 是綿羊的小蹄所能攫到。


  你們高人們喲,你們以為我活著是糾正你們所作的錯事么? 或者你們以為我是為你們受苦的人們預備更妥貼的床榻?或者為他們不安的,迷路的, 登山失道的人們,指示了新的和更容易的便道? 否﹗否﹗第三個否﹗越是你們族類的更多更好的人越當死滅──因為你們的生活總當更 不幸,更艱難。惟有── 惟有人到高邁之處,閃電轟擊他,搖撼他︰他的高邁足夠接觸了閃電﹗ 我的心和我的熱望向著遙遠的事物﹗你們的許多末屑的複雜的短促的悲愁于我算什麼呢﹗ 我說你們受苦還不夠﹗因為你們只從你們自己受苦。你們還沒有從人類受苦。你們不承 認,那你們是說謊﹗你們誰也沒有受過我所受過的苦。──


  閃電不能摧毀,我還不滿足。我不想將它移開︰它當學習為我而工作。 我的智慧累積如雲,漸漸成為更凝重,更濃黑。所以有一天智慧當生出電火來。 對于今日之人們我不是光,也不是被稱為光。我要使他們目盲︰我的智慧之迅電喲,挾 出他們的眼珠來﹗


   別意欲超乎你的能力以外的東西︰意欲超過能力以外的人們有著一種惡劣的虛偽。 尤其是當他們意欲著偉大的事件的時候﹗因為他們喚醒了對于偉大事件的不信,這些巧 妙的製造偽幣者和舞台戲子﹗ 直到最後他們欺騙了自己,側目而視,流膿潰爛,以大言誇耀的道德,以輝煌虛偽的行 為,曲解了是非。 你們高人們喲,在那裡要小心﹗因為在我看來,除了正直以外沒有什麼更寶貴,更稀罕 的了。 今日的時代不是賤氓的時代么?賤氓不知道什麼是偉大,什麼是渺小,什麼是無枉,什 么是正直,賤氓永遠是無知的歪曲,他們永遠是說謊話的人。


   你們高人們,你們勇敢的人,你們心懷坦白的人,別相信這時代﹗將你們的理智嚴守秘 密﹗因為現下這時代正是賤氓的時代。 從前賤氓學會無理而信仰──誰能據理駁斥了他們的信仰? 在市場上姿勢使人信服。但理智反使流氓致疑。 假使真理在那裡勝利,那么以很好的懷疑問著你自己︰ “是什麼倔強的謬見在那裡獲勝了呢?” 也提防著博學家﹗因為他們不生產,所以他們仇恨你﹗他們有冷酷而凋敝的眼睛,那種 瞥視可以使一切鳥禽脫落羽毛。 這樣的人大約很自負于不說謊︰但不能說謊與愛好真理仍然相去很遠。提防著罷﹗ 沒有了熱病中的迷妄仍然與真知識相去很遠。我不相信冷靜的心中的一切,不能說謊的 人,也不知道什麼是真理。


   假使你要到高處,用著你自己的兩腿罷﹗別讓你自己被人背著到高處;別讓你自己騎在 別人的背上和頭上﹗ 你跨上了馬背了么?你現下飛快地馳向你的鵠的了么?好啊,我的朋友﹗但你的跛腳仍 然同著你騎在馬背上﹗ 當你到了你的鵠的,你下了馬︰你高人喲,即使你在你的高處,但你將跌倒了﹗

十一
  你們創造者,你們高人喲﹗自己只能孕育自己的孩子。 別讓你們被欺騙或被說服﹗你們的鄰人是誰呢﹗即使你們為你們的鄰人而工作,──你 們仍然不是為他而創造﹗ 你們創造的人們喲,我請你們忘卻了這“為”字︰你們的深處的道德是願意與“為”, “以此”,“因為”等等了無關係。你們當塞耳不聞這虛偽的渺小的言語。 “為自己的鄰人”這只是末屑的民眾的道德︰那裡他們說著“同氣相求”,“同類相 親”──他們沒有這權利也沒有這權力來謀你們的自求﹗ 你們創造的人們喲,在你們的自求之中有著孕育的預知和先兆﹗無人能看見的,你們的 果實,你們以你們的全部愛庇被,愛護,和撫養了它。 你們全部的愛所在的地方,即你們的孩子所在的地方,亦即你們的全部道德所在的地 方﹗別讓這種虛偽的評價欺騙了你︰你的工作,你的意志,便是你們的鄰人﹗

十二
   你們創造的人們,你們高人們喲﹗生子者受苦︰臨產的人不淨。 問問婦人們︰自己生產,不是因為生產使人快樂。使母雞咯咯,使詩人歌唱的是痛苦。 你們創造的人們喲,你們心中有很多的不淨。那是因為你們不能不做孩子的母親。 一個新生的孩子︰唷,多少新的不淨也到了這世界﹗走開罷﹗已經生產的人當洗潔了自 己的靈魂﹗

十三
  別要求超于你們的能力以外的道德﹗別尋求不可能的事情﹗ 走著你們的祖先的道德的步履么﹗假使你們祖先的意志不和你們向上,你們怎能向上? 讓頭胎的兒子小心著恐怕他成為末胎的兒子﹗在你們祖先的聲音之中,你們不當企圖成 為聖人。 他的祖先醉心于婦人,于烈酒,于野豬肉;他如何能要求自潔? 那當是一種愚昧﹗真的,我想,那是太愚昧了,假使他一個或兩個或三個婦人的丈夫。 假使他修建了修道院,大門上榜示著︰“成聖之路”── 我仍然要說︰為什麼﹗那是一種新的愚昧﹗ 他曾經為自己修建了告解和避難所︰那于他是最好的罷,但我並不相信﹗ 在孤獨裡也生長著無論何人內心所有的──也生長著人類的獸性。以此于許多人,孤獨 是不宜的。 在大地上還有比在曠野中的聖人更污穢的東西么?在他們身上不單是惡魔放肆──也一 樣野獸橫行。

十四
   你們高人們喲,我常常看見你們如同一躍失敗的老虎,羞怯地,惶愧地,拙劣地潛藏起 來。你們一擲而失敗。 但你們投擲骰子者,那有什麼關係﹗你們沒有學會玩耍和大笑,如同人之必須玩耍和大 笑﹗我們不是永遠坐在玩耍和大笑的大桌子旁邊么? 假使你們在偉大的事情中失敗了,因此你們自己便是失敗了么?假使你們自己是失敗, 因此人類便是失敗了么?假使人類也是失敗︰好罷,別在意﹗

十五
  越是更高的本質更不容易成功。這裡,你們高人們喲,你們都不是失敗了么? 歡喜罷;那有什麼關係?仍然有多少的可能啊﹗學習自己歡笑,如同人之應當歡笑﹗ 你們半破碎的人們喲,那有什麼稀奇,你們失敗或半成功﹗人類的未來不是在你們的心 中掙扎和勉力進取著么? 人類的最遙遠,最深、最高的精神,人類的巨大的力量,──這些都不是在你們的酒樽 裡冒泡了么? 許多酒樽破裂了,那有什麼稀奇﹗學習自己歡笑,如同人之應當歡笑罷﹗你們高人們 喲,仍然有著多少的可能啊﹗ 真的,有多少已經成功﹗大地上小的,美好的,完全的,成就的東西如此地豐富﹗ 你們高人們喲,將小的,美好的,完全的東西放在你們的周遭。它們的黃金色的成熟可 以使心愈合。美滿的事物教人以希望。

十六
   自來在大地上什麼是最大的罪惡?那不是他的說話么,他說︰“悲哉,那些在大地上歡 笑的人們﹗” 他自己沒有在大地上覓到歡笑的理由么?假使如此,只是因他的尋覓不好。即使小孩子 也能覓到歡哀的理由。 他,愛得不夠︰否則但愿他也愛我們歡笑的人們﹗但他憎恨而叱罵我們;他許可我們以 哀傷和切齒。 人當不愛,必須詛咒么?那在我看來好像是不良的賞味。 但他這么做了,這絕對者。他從睡眠中來。 真的,他愛得不夠;否則,但愿他不再暴怒于因為他並不被愛。一切偉大的愛,並不熱 望著愛︰──它熱望著更多的。 避開一切這樣絕對者的道路﹗那是可憐的,病弱的族類,一種賤氓的族類︰他們懷著惡 意面對人生;他們對于世界,有著毒惡的眼。 避開一切這樣絕對者的道路﹗他們有沉重的足和陰郁的心;──他們不知道怎樣跳舞。 大地對于這樣的人如何會是輕舒?

十七
  一切良好的事物都曲折地達到了它們的鵠的。它們都如同貓一樣地聳腰,心中咪咪鳴叫 于臨近的福祉。一切良好的事物皆歡笑。 一個人的步履說明了他是否走在自己的路上。看著我如何走路﹗引近于自己鵠的的人跳 舞著。 真的,我沒有成為一尊石像,我也沒有木拙地,愚蠢地,堅硬地在那裡如同一根柱子; 我愛飛快地奔跑。 雖然在大地上有沼澤和凝重的悲愁,但捷足的人甚至於跑過泥塘,並且跳舞,如同在平 滑的冰場。 我的兄弟們喲,將你們的心更高更高地舉起來罷﹗但別忘記了你們的腿﹗也高舉了你們 的腿,你們優良的跳舞家,假使你們能倒立在頭上那更妙了﹗

十八
  這大哭者之王冠,這玫瑰花之王冠︰我戴上了這王冠,我聖化了我的大笑,現下我還沒 有看出別人有著充足的魄力。 查拉圖斯特拉這跳舞者,查拉圖斯特拉這輕捷者,他搖震他的羽毛,預備奮飛,示意一切鳥 禽,整備而停當,一個福祉的,有著輕靈之精神的人﹗ 查拉圖斯特拉這預言者,查拉圖斯特拉這真實的大笑者,非不忍耐者,非絕對者,一個喜歡 前跳和飛跳的人;我自己戴上了這王冠了﹗

十九
  我的兄弟們喲,將你們的心更高更高地舉起來罷﹗別忘記了你們的腿,也高舉起你們的 腿。你們的優良的跳舞家,假使你們能倒立在你們的頭上那更妙了﹗ 即使在福祉中,也有著沉重的動物,有著自始即破腳的動物。他們奇妙地奮力推展著自 己,如同要勉強豎立的一頭象。 但為福祉而愚蠢強于為不幸而愚蠢。拙劣地跳舞,強于顛跛地走路。所以,你們高人們 喲,我請你學會我的智慧︰甚至於壞的東西也有著兩面良好的底邊。 甚至於最壞的東西也有著兩支良好的跳舞腿︰所以你們高人們喲,從我學習站在你們自 己的固有的退上﹗ 忘卻了一切憂愁的嘆息,忘卻了一切庸俗的悲哀﹗唷,今日之時代賤氓之丑角是何等的 悲哀﹗但今日之時代正是賤氓的時代。

二十
   如同山洞中奔突出來的巨風一樣的罷︰它在自己的音樂中跳舞;大海在它的足下戰栗而 跳躍。 它給驢子們以翅膀,它哺乳牝獅子們︰讚美那善良而剛強的精靈罷,那如同一陣暴風雨 一樣地臨到了一切的現下,臨到了一切的賤氓。 它反對一切荊棘之頭,昏迷之頭,反對一切凋賤的樹葉和蕪草︰──讚美這粗獷的,純 善的,自由的暴風雨之精靈,它在沼澤和悲愁之上跳舞如在青草地上跳舞﹗ 它仇恨肺癆病的賤氓之狗,仇恨一切陰郁之族類︰──讚美這一切自由精靈中之精靈 罷,這歡笑的暴風雨,它吹揚灰沙在一切悲觀主義者和病死鬼的眼睛裡﹗ 你們高人們喲,你們心中最壞的事乃是你們無一人學會跳舞如人之應當跳舞──跳舞超 乎你們自己之外﹗失敗于你們算什麼呢﹗ 仍然有著多少的可能﹗所以學習超乎你們自己之外而大笑﹗高舉起你們的心罷,你們優 良的跳舞家,更高,更高呀﹗ 也別忘記了暢快地大笑﹗ 這大笑者之王冠,這玫瑰花之王冠,我的兄弟們喲,我投送這王冠給你們,我聖化了歡 笑﹗你們高人們喲,我請你們學習──學習歡笑罷﹗
(尹溟譯)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台灣哲學全球資訊網 整理校對
轉載請保留,謝謝﹗

回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