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

第五部

  文/尼采 


幻象與謎一
   當水手們知道查拉圖斯特拉在船上以後,──因為同時福祉之島上另一個人也趁這船過海 去,──他們都起了一個很大的期待心與好奇心。但是查拉圖斯特拉兩天不曾發言,他被悲哀 所凍住,所噤住;他既不回應別人的目光,也不答覆問題。直到第二天的夜晚,雖然他還沉 默著,他的耳朵卻已重開︰因為在這自遠處來,往更遠處去的船上,是有許多奇特的冒險的 事可聽的。查拉圖斯特拉是一切愛長途旅行者愛與危險同住者的朋友。看吧﹗當他正聽著的時 候,他的舌頭終于松縛了,他心裡的冰終于解凍了。于是他開始如是說︰ 你們這些勇敢的尋求者,探險者啊,你們這些在可怖的海上與狡獪的帆同航的人啊── 你們這些醉于謎和愛好黃昏的人啊,你們這些讓靈魂被笛聲誘到叛逆的灣港去的人 啊︰── 因為你們不願用怯懦的手握住一根線而摸索著;因為你們如果能夠猜想,決不會去歸 納。── 我只向你們才愿說出我親見的謎,──最孤獨者之幻象── 我最近憂郁地嚴重地咬著嘴唇在灰色的黃昏裡走著。許多太陽都為我西匿了。 我的路固執地在剝蝕的泥土中上升著,一條惡意的寂寞的無草無木的小徑︰一條山徑, 它在我挑戰的腳步下銳叫著。 我的腳嘶啞地踏著沙沙作嘲弄聲的石子走著,壓碎使它溜滑的石子︰這樣,它勉強自己 向上去。 向上去︰──反抗著拖它向下,向深谷的精神,這嚴重的精神,我的魔鬼和致命的仇敵。 向上去︰──雖然嚴重的精神半侏儒半鼴鼠似地癱坐在我身上,使我也四肢無力;同時 他把鉛滴傾入我耳裡,鉛滴的思想傾入我腦裡。 “啊,查拉圖斯特拉,”他一字一咬地譏刺地說“你智慧之石啊﹗你把自己向空高擲,─ ─但是一切被拋的石塊,必得落下﹗ 啊,查拉圖斯特拉,你智慧之石,被拋的石,星球之破壞者啊﹗你把自己向空拋擲得很 高,──但是一切被拋的石塊,必得落下。 啊,查拉圖斯特拉,你被判定被你自己的石塊所擊斃︰你把石塊拋擲得很遠──但是它會 墜落在你自己的頭上﹗” 于是侏儒沈默起來;而很久不發言。這沈默重壓著我;真的,雖然我和他有兩個人,但 比我一個人還孤獨些﹗ 我登著,登著,夢著,想著,──但是一切都重壓著我。我像一個病者︰剛因為他的惡 劣的痛苦而疲乏入睡,卻又被一個惡劣的幻夢驚醒來。── 但是我身上有一件東西,名叫勇敢︰它一直是失望之殺戮者。這勇敢終于吩咐我站住, 說道︰“侏儒﹗你或是我﹗”── 因為勇敢,攻擊時的勇敢,是最好的殺戮者;一切攻擊中,必有戰樂。 但是人是最勇敢的獸︰所以他克服了其他一切的獸。他在戰樂奏著的時候,克服了一切 痛苦;但是人類之痛苦是最深邃的痛苦。 勇敢也殺戮深谷旁的昏眩︰在什麼地方,人就不是在深谷旁呢?他不是只要望一望,─ ─便發見深谷嗎? 勇敢是最好的殺戮者︰它也殺戮憐憫。憐憫是最深的深谷︰一個人看到的痛苦的深度, 同于看到生命的深度。 勇敢,攻擊時的勇敢,是最好的殺戮者︰它也殺戮死亡; 因為它說︰“這曾是生命嗎?好吧﹗再開始一次吧﹗” 在這種格言裡,戰樂是很多的。讓有耳的人聽吧。──

   “站住吧,侏儒﹗”我說。“我﹗或是你﹗但是,我是我倆中的強者︰你不知道我最深 的思想,你不能藏孕它﹗”── 接著,那減輕我身上的負擔的事發生了︰因為這侏儒從我肩上跳下,這疏忽者﹗他坐在 我面前一塊石上。在我倆站住的地方,恰有一個柱門。 “侏儒﹗看這柱門吧﹗”我又說︰“它有兩個面貌。兩條路在此會合︰但是誰還不曾走 到它們的盡頭。 那向后退的長路︰延伸著一個永恆。這向前進的長路── 這也是一個永恆。 這兩條路互相背馳,直接衝突︰──而這柱門卻是它們的會合點。柱門的名字被刻在上 面︰‘剎那’。 但是如果有人遵循任何一條路,──永遠前進著︰侏儒,你相信這兩條路永會衝突嗎?” “直的一切必說誑,”侏儒輕蔑地低語道。“一切真理是彎曲的;時間自己也是一個 環。” “你,嚴重的精神啊﹗”我憤怒地說了,“別輕率地回答我吧﹗否則我把你這跛者拋在 你正坐著的地方,──別忘記我背你到高處﹗ 看看這剎那吧﹗”我繼續說。“從這剎那之柱門起,一個長無盡頭的路向后去︰我們后 面有一個永恆。 萬物中之能跑者不應當已經跑完了那條路嗎?萬物中之能到達者不應當已經到達了完成 了而過去了嗎? 如果一切都已存在過了︰侏儒,你對這剎那作何解釋呢?──這柱門不也應當已存在過 了嗎? 萬物不是如此地紐結著,為使這剎那挽著未來的一切嗎? 而也決定了它自己嗎? 所以,萬物中之能跑者︰它們應當再遵循前面這條 路﹗── 這個在月光下蠕行的蜘蛛,這月光,柱門下低說著永恆的萬物之我與你,──不應當都 已存在過了嗎? ──我們不應當再來跑完前面這條路,──這鬼魅光臨的長路嗎?我們不應當永恆地再 來嗎?”── 我用漸低的聲音如是說︰因為我怕我自己的思想與思想后的思想。忽然我聽到一個狗在 我倆旁叫吠了。 我曾聽到一個狗這樣叫吠過嗎?我的思想向后跑了。是的﹗當我還是一個孩子,在我最 遠的童年的時候︰ ──那時候,我曾聽到一個狗這樣叫吠過。並且我看見它毛豎頸伸地戰栗著,在那最死 寂的午夜,在那狗也會相信有鬼的午夜︰ ──于是我憐憫起它來。正當那時候,一輪盈月死寂地在屋上出來,它停著不動,這灼 紅的球──寧靜地停在平屋頂上,像在別人的財產上一樣︰── 因此,這又使狗害怕了︰因為它也相信偷兒與鬼魅之存在。我又聽到它叫吠,我又對它 起了憐憫之心。 現下侏儒那裡去了呢?柱門呢?蜘蛛呢?和一切的低語呢?我曾做夢嗎?我醒了不曾? 我忽然發現我獨自站在粗野的岩石間,在最荒涼的月光下。 但是一個人躺在那裡﹗看啊﹗那毛豎的狗跳躍著,呻吟著。──它看見我走近,──它 又叫吠起來︰──我曾聽到一個狗這樣叫吠著呼救嗎? 真的,我那時候看見的一切,我從不曾看見過。我看見一個年輕的牧者,喘著氣,面部 痙攣著,歪扯地扭動著身體,一條粗黑的蛇懸在他的口外。 我曾在一個面孔上看見過這樣極度的厭惡與灰白的恐怖嗎?他也許曾睡熟了?于是這蛇 爬入他的喉內──而緊咬著。 我用手去拖這蛇,我拖著︰──枉然﹗我的手不能把它拖出牧者之喉。于是一個喊叫從 我口裡爆發出來︰“咬吧﹗咬吧﹗ 咬去它的頭吧﹗咬吧﹗”──我的恐怖,恨惡,厭棄與憐憫如是喊,我的一切善惡異口 同聲地從我口裡喊出來。── 我四周的勇敢的尋求者,探險者啊﹗你們這些在可怖的海上與狡獪的帆同航的人啊﹗謎 之愛好者啊﹗ 給我猜透我親見的謎吧,給我解說這孤獨者之幻象吧﹗ 因為這是一個幻象,一個預象︰──我在這比喻裡看見的是什麼呢?誰是那遲早要來的 人呢? 誰是那蛇懸口外的牧者呢?那忍受最黑暗最痛苦之物的是誰呢? ──但是,牧者果然照我的呼喊所忠告的咬了;他用全力咬了﹗他把蛇頭吐出很遠︰─ ─而自己跳起來。── 他不再是一個牧者,也不是一個人,──他變形了,而且頂著圓光。他笑著﹗大地上任 何人不曾如他一樣地笑過﹗ 啊,兄弟們,我聽到一個不似人笑的笑聲,──現下一個干渴,一個不可滿足的渴望, 吞食著我。 我對于那個笑聲的渴望吞食著我︰啊,我怎能忍受著生活下去呢?我又怎能忍受著現下 就死呢?── 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。

意外的福祉
  查拉圖斯特拉心裡藏著這種謎與痛苦,飄過了大海。但是當他別離了福祉之島與朋友們, 四天以後,他已經克服了他的整個痛苦︰──他勝利的足跟堅定地重新站在他的命運上。于 是查拉圖斯特拉向他的快樂的心說︰ 我現下又孤獨了,我願意如此,獨自與清明的天與自由的海在一起;而下午又重新圍繞 著我。 從著我第一次找到我的朋友們,是在一個下午,第二次也是在一個下午︰──一切光最 寧靜的時刻。 因為各種還在天地間旅行著的福祉,找尋一個光明的靈魂,作它的安居所︰福祉使光更 寧靜些。 啊,我的生命之下午啊﹗有一次,我的福祉也降到谷裡去,找尋一個安居所︰于是它找 到那些坦白的仁慈的靈魂。 啊,我的生命之下午啊﹗我什麼都犧牲了,只為著要取得那唯一之物︰我的思想的活花 園與我的最高希望的晨曦﹗ 有一次,創造者曾找尋同伴與他的希望之孩子;后來他才知道︰如果他不先自己創造他 們,他不能找到他們。 所以我在工作剛半時,我向我的孩子們走去而回到他們一起︰為著這些孩子,查拉斯圖 拉必得完成自己。 因為一個人從心的深處鐘愛的,只是自己的孩子與工作;偉大的自愛所在的地方,便有 孕育的徵兆︰這是我發現的。 我的孩子們在同一種風的吹拂下,彼此挨擠地在他們初期的春天裡綠著;這是我的園中 與我的最肥的地上的樹木。真的,這種樹密種的地方,便是福祉之島﹗ 但是,有一天我會移植它們,而分別地栽種著︰使每個都學到孤獨,高傲與謹慎。 我要它多節地,彎曲地,剛裡有柔地傍海立著,一個不可克服的生命的活燈塔。 在那大風暴奔流向海的地方,在那山之長鼻飲海的地方,每個都得輪到它的日間值班與 夜間值班,使它被認明被試驗。 它必得被認明被試驗,使人知道它是屬于我的族類與后代︰──使人知道它是一個長時 間的意志之主人,說話時也是沈默的,給與時如不得已而取得一樣︰── ──使它將來成為我的同伴,成為查拉圖斯特拉的共同創造者共同慶祝豐收者︰──一個 把我的意志,──萬物之更圓滿的完成,──寫在我的表上的人。 為著它與它的同類,我必得完成自己︰所以我現下逃避福祉而自獻于一切惡運;──使 我得最後一次地被認明,被試驗。 真的,我離去的時候到了;旅行者的影子,最長的居住與最沈默的時刻──一切都向我 說︰“現下簡直是時候了﹗”風在鑰匙孔裡吹著,向我說︰“來吧﹗”門狡獪地自開,向我 說︰“去吧﹗” 但是,我被我的對于孩子們的愛所絆住、熱望,愛的熱望,設了這陷阱給我,使我成為 孩子們的俘虜,使我因他們而失去自己。 熱望──對于我而言,便是失去了自己。孩子們,我佔有著你們﹗這個佔有中,應有一 切安全而無熱望。 但是我的愛之太陽在我頭上燃燒著,查拉圖斯特拉在自己的汁裡煎熬著,──那時候影子 與疑惑曾在我上面飛過。 我現下已經希望嚴霜與寒冬到來︰“啊,讓嚴霜與寒冬再使我發抖使我牙戰吧﹗”我嘆 息了︰──那時候冰霧由我身上上升。 我的過去突破了它的墳塋,許多活埋的痛苦醒了︰── 它們化著裝,在尸衣裡睡足了。 所以,一切以信號向我說︰“現下是時候了﹗”但是,在我的深谷動盪以前,在我的思 想咬我以前,我不曾聽到。 唉,我的思想啊,出自深谷的思想啊﹗什麼時候我才會有能耐,聽到你的挖掘而不戰栗 呢? 當我聽到你挖掘時,我的心跳到口裡來﹗啞寂如深谷的你啊,你的啞寂要窒息我﹗ 我從不敢把你喚到面上來︰藏孕著你,我已夠受了﹗我還不夠強,沒有獅子的最後的勇 敢與放肆。 你的重量足夠使我害怕︰但是有一天,我要有獅力獅吼喚你到面上來﹗ 當我在這方面克服了我自己以後;我還得在一個較偉大的事裡克服自己;而勝利將是我 的完成之印﹗── 直到那時候,我繼續在不定的海上漫遊著;機緣,蜜口的機緣阿諛著我;我前后地望 著,──我仍不見盡頭。 我最後決斗的時刻還沒到來,──也許現下正來著呢? 真的,海與生命以惡意的美望著我﹗ 啊﹗我的生命之下午啊﹗哺前的福祉呵﹗大海中的碇泊處啊﹗不安定中的和平啊﹗我如 何地不相信你們呀﹗ 真的,我不信任你們的惡意的美﹗我如情人一樣,不信任一個太柔媚的微笑。 如這妒忌者溫柔地而又堅決地推開他的愛寵一樣,── 我也這樣地推開福祉的時刻。 福祉的時刻,離開我吧﹗你出乎意外地帶了一個福祉到來﹗我卻正準備接受最深的痛 苦︰──你的到來,多不是時候啊﹗ 福祉的時刻,離開我吧﹗你毋寧在我的孩子們那裡找尋安居所吧﹗快些﹗把我的福祉在 哺前祝福他們吧﹗ 夜晚已經近了︰太陽西匿了。去吧,──我的福祉﹗── 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。他整夜地等候著他的惡運︰但是,他枉然地等著。夜仍然是明靜 的,而福祉卻越走越近。但是,天快破曉的時候,查拉圖斯特拉心裡笑起來,他諷刺地說︰ “福祉追逐著我。這是因為我不追逐婦人的緣故。而福祉是一個婦人。”
日出之前
   啊,我頭頂上的天,無滓的深邃的天啊﹗光之深谷啊﹗當我望著你時,我因神聖的希望 而戰栗著。 躍到你的高度上,──那是我的深度﹗藏在你的純 潔,──那是我的天真﹗ 神被他的美所遮掩︰同樣地,你也藏著你的星球。你不發言﹗這樣,你向我宣示你的智 慧。 今天,你沈默地在怒海上為我而來︰你的愛與羞澀向我的激怒了的靈魂說話。 你美麗地向我走來,藏在你自己的美裡,你用無字的語言向我說話,用你的智慧顯示著 自己︰ 啊,為什麼我不曾猜到你靈魂裡的全部羞澀呢﹗日出以前,你已經向我走來,向這裡最 孤獨者走來了。 我倆向來是好朋友︰我倆共有著我倆的悲哀,恐懼與深度。太陽也共屬于我倆的。 我倆不交談,因為我倆知道得太多了︰──我倆沈默地互看著,用微笑交換我倆的知識。 你不是我的火放出來的光嗎?你不是我的知識之姊妹靈魂嗎? 我倆曾同學到一切︰同學到怎樣超出自己,昇華自己和無雲的微笑︰── ──自遠處用明亮的眼睛無雲地向下微笑,而禁錮,目的與錯誤在他們下面雨似地冒汽 著。 當我獨自漫步著的時候︰在夜裡,在迷惑的路上,我的靈魂需要什麼棄飢呢?我登山 時,如果不是找尋你,我在峰頂上找尋誰呢?我的一切旅行與登山,只是策拙者之必要與下 策︰──我整個的意志想獨自飛翔──向你飛翔﹗ 什麼東西比那些飛過的雲與使你混濁的一切更可恨些呢?我甚至恨我自己的恨惡,因為 它也混濁了你﹗ 我恨那些飛過的雲,那些爬行的賊似的野貓︰它們奪去我倆的共有物,──一個無限的 肯定與亞們。 我倆厭惡那些依違兩可者和好事者,那些飛過的雲︰它們是不徹底者,不知道從心底祝 福,也不知道詛咒。 我寧願藏在桶裡,只看見一塊小天,寧願逃在深谷裡,簡直沒有天,不願看見你這光明 之天,為飛過的雲所混濁﹗ 我常常想用閃電之金線系住它們,使我能像雷一樣,在它們罐似的腹上擂鼓︰── ──一個發怒的擂鼓者,因為他們從我偷去了你的肯定與亞們﹗我頭頂上的天,無滓的 光之深谷呵﹗──因為它們從你偷去了我的肯定與亞們。 因為我喜歡鬧響,雷聲與風暴之詛咒,而不喜歡慎重的多疑的貓的安息︰而在人群裡, 我也最恨那些悄步者,不徹底者和躊躇不定的飛過的雲。 “不知祝福須學詛咒﹗”──這清晰的教訓從光明的天降給我,這星球便在黑夜裡也在 我的天上發光。 但是,我是一個祝福者一個肯定者,如果你,無滓的天,光之深谷啊,在我旁邊﹗── 我把我的肯定與祝福,送到一切深谷裡去。 我成了一個祝福者與一個肯定者︰而我曾因此奮鬥過,我曾是一個奮鬥者,使我有一個 終于有自由的手去祝福。 但是我的祝福是︰高出于每一物件,像它自己的天,圓屋頂,蔚藍的鐘與永恆的信心一 樣︰而如是祝福者也是被祝福的﹗ 因為萬物都在永恆之泉受過洗禮,超出善惡以外;善惡自己也不過是逃遁的影子,雨天 的痛苦與飛過的雲。 真的,當我說︰“萬物之上有機緣之天,天真之天,偶然之天,放肆之天”︰這不是一 個瀆褻而是一個祝福。 “偶然地”,──這是世界上最古昔的貴族稱號;我把它還給一切事物;從目的之奴籍 裡解放出來。 當我說︰“萬物之上,或萬物之本身裡,並無‘永恆的意志’”,我是把這個自由與這 個天的晴明像蔚藍的鐘似地放在萬物之上。 當我說︰“萬事中一件事是永不可能的,──合乎理智”,我是把這個放肆與這個瘋狂 放在這個“永恆的意志”之位置上﹗ 不錯,一點點理智,一粒智慧的種子,從這星球播散到那星球,──這酵是被混在萬物 裡的︰為著瘋狂,智慧被混在萬物裡﹗ 一點點智慧,誠然是可能的;但是在萬物裡,我找到被祝福的信心︰以致它們寧願在─ ─機緣之腳上跳舞。 啊,我頭頂上的天啊﹗無滓的高爽的天啊﹗我覺得你是純潔的,因為你無所謂理智之 蛛,也無所謂理智之網︰── 因為你是一個神聖的機緣的跳舞場,因為你是一個神聖的骰子與賭博者的神桌﹗── 但是你羞紅了。難道我說了什麼不可退場門的事嗎?難道我想祝福,卻反瀆褻了嗎? 或是因為有我們兩個人而你害羞吧?──你吩咐我離去,莫再多言,因為白晝到來了嗎? 世界是深邃的︰──遠過于白晝所能想像地深邃。許多事情是不應在白晝前說出的。白 晝到了︰我們分別了吧﹗啊,我頭頂上的天啊﹗羞澀而熱烈的天啊﹗,啊,你,我的日出以 前的福祉啊﹗白晝到了︰我們分別吧﹗ 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。

侏儒的道德一
  查拉圖斯特拉登陸以後,他不徑往他的山與他的洞府去,他仍到處漫遊著,詢問著這件事 那件事;他自嘲道︰“看吧,這是一條多曲的返于源泉的河﹗”因為他想知道︰在他遠去的 時期內,人間又發生了什麼﹗人變大了呢,或是變小了。一次,他看見一排新屋;他詫異地 說道︰ “這些屋是什麼意義呢?真的,任何偉大的靈魂決不會建築它們作自己的象徵﹗ 也許一個蠢孩子從玩具盒裡拿出來的吧?我希望別一個孩子又把它們收入玩具盒裡去呢﹗ 這些房間︰人類可以進出嗎?我覺得它們似乎是為絲製的玩偶,或貪吃的而被吃的貓做 的。” 查拉圖斯特拉站著沈思一會。最後,他悲哀地說了︰“一切都變小了﹗ 到處我看見一些低矮的門︰與我等高的人還可以過去,但是──他必得俯著﹗ 啊,什麼時候我才能回到我的不必折腰的故鄉,──不必向侏儒們折腰的故鄉呢?”─ …查拉圖斯特拉嘆息了,望著遼遠的地方。── 就在這一天,他給講說關於侏儒的道德。
二    我在這個民眾裡走過,而張開著我的眼睛︰他們不能原諒我的不妒忌他們的道德。 他們追著我吠咬,因為我向他們說︰小道德,對于侏儒們是必要的,──因為我始終不 了解侏儒們之存在是必要的。 我在這裡,像一個在陌生的飼場裡的雄雞,雌雞們也啄我;但是我並不因此對他們懷恨。 我對他們很有禮貌,如對于小小的煩惱一樣;我覺得對于小物件豎起尖刺,那是刺 的 智慧。 當晚間圍爐的時候,他們都說著我。──他們都說著我; 但是卻不曾有人思索著我﹗ 這是我剛才學到的新沈默︰他們的喧鬧在我的思想上展開一件外衣。 他們互相喊道︰“這憂愁的雲向我們要什麼呢?當心別讓它給我們帶來一種傳染病吧﹗” 最近,一個婦人抓住她的孩子,不讓他走近我︰“讓孩子們避開吧”,她喊道;“這種 眼睛可以灼焦孩子們的靈魂。” 我說話的時候,他們咳嗽著;他們相信咳嗽是對于烈風的反抗;──而他們全猜不到我 的福祉的呼吸﹗ “我們還沒有時間給查拉圖斯特拉,”──他們如是反對著;但是一個“沒有時間”給查 拉斯圖拉的時代,又值得什麼呢? 即令他們都稱譽我︰我能安睡在他們的稱譽上嗎?他們的稱譽對于我是一條棘帶︰便是 我解去了它,它還是刺我。 而這也是我自人群中學來的︰稱譽者裝作報答的模樣,實在呢,他還想再多取得些﹗ 問問我的腳,是否喜歡他們的稱譽與阿諛的音樂吧﹗真的,它不願按照那滴答的拍子跳 舞,也不願站著不動。 他們嘗試向我讚頌自己的小道德,而引誘我;他們想用小福祉的滴答來說服我的腳。 我在這個民眾裡走過,而張開著我的眼睛︰他們已經變小了,還將變小些︰──他們的 變小,由於他們的福祉與道德的學說。 因為在道德上,他們也要謙虛,──因為他們要安逸。但是只有謙卑的道德,才與安逸 調和。 不錯,他們也用他們的模式學著走路前進︰這是我所謂跛行。──這樣,他們成為一切 忙碌的人的障礙。 他們中間許多人前進時,卻用硬頸向后瞧望︰我願意碰撞他們。 腳與眼睛不應說誑,也不應互相拆穿謊話。但是侏儒們的誑語是很多的。 他們中間有些人“意志”著,大部分是“被意志”的。有些人是誠實者;大部分是壞的 演戲者。 他們中間有不自覺的,非情願的演戲者,──誠實者是稀少的,尤其是誠實的演戲者。 他們很少男性的特點︰所以婦人們使自己男性化;只有男性十足的人,才能拯救婦人裡 的女性。 而這是我在他們中間發現的最壞的偽善︰命令者也假裝著服務者的道德。 “我服務,你服務,我們服務。”──統治者的偽善也如是歌唱。──如果最高的主人 僅是最高的仆役,多不幸啊﹗ 唉,我的好奇的目光也曾發現他們的偽善;我猜透了他們的蒼蠅的福祉和向陽玻璃窗上 的營營。 多量和善的地方,我就看見同量的軟弱。多量正義與憐憫的地方,我也看見同量的軟弱。 他們相互間的圓滑,公平與慎重,有如光滑的圓粒,公平與慎重。 謙虛地選擇一個小福祉,──這是他們所謂“安命”﹗同時他們已謙虛地斜瞟著另一個 小福祉了。 在他們的愚蠢中,他們最由衷地希望一件事︰別人不侵害他們。所以他們對別人體貼而 善于應付。 但是這就是怯懦,雖然這也被稱為“道德”。 當這些侏儒們偶然粗暴地說話的時候,我只聽到他們的呼聲,──因為每一陣風使他們 音啞。 他們是狡獪的,他們的道德有精巧的手指,但是他們沒有拳︰他們的手指不知道彎曲成 為一個拳。 他們認為道德可以一切謙虛而馴服︰這樣,他們使野狼變成狗,人變為最好的家畜。 “我們把椅子放在中間,”──他們的滿意的微笑告訴我︰──“隔瀕死的角鬥者與歡 喜的豬豚距離相等。” 但是這就是平庸︰雖然這也被稱為節製。──

  我在這個民眾裡走過,擲落許多語言︰但是他們不知道取得,也不知道保持它們。 他們奇怪我的到來,不是為著責罵荒淫與惡;真的,我的到來也不是為著教人謹防小偷﹗ 他們奇怪我不曾準備訓誨他們和刺激他們的智慧︰好像他們中間的狡獪者還不夠多,可 是那些狡獪者的聲音如石筆似地響著﹗ 當我說︰“詛咒在你們身上的一切怯懦的魔鬼吧﹗它們喜歡呻吟,交叉著手而崇拜。” 于是他們喊道︰“查拉圖斯特拉是無神的。” 而他們的安命之教授喊得更響些;──但是我卻正喜歡向他們的耳朵叫道︰“是的,我 是無神的查拉圖斯特拉﹗” 這些安命之教授﹗卑鄙癬疥與病疾所在的地方,他們便虱似地爬行著;我的厭惡阻止我 壓碎他們。 好吧﹗這是我給他們的耳朵的說教︰“我是無神的查拉圖斯特拉,我問,誰比我更無神 些,使我喜悅他的教訓呢? 我是無神的查拉圖斯特拉,我的同類何在呢?我的同類是那些給自己一個意志,而不知道 所謂安命的人。 我是無神的查拉圖斯特拉,我在鐵鍋裡煮著一切機緣。待到機緣被煮得恰到好處,我才歡 迎它做我的養料。 真的,許多機緣岸然的走近我︰但是我的意志用更岸然的態度向它們說話,──立刻他 們在我前面跪下︰── 而哀求在我這裡找到安居所和熱烈的心,阿諛地向我說︰‘看啊,查拉圖斯特拉,只是朋 友才是這樣訪問朋友啊﹗’” 任何人不傾聽著我,我何必多說呢?所以我要向風喊叫︰ “侏儒們啊,你們永會變小些﹗你們這些安逸者,會粉屑似地剝落盡的﹗你們還會死 滅︰── 由於你們許多小道德小省略與小安命﹗ 你們太敷衍了太退讓了︰這本是你們生長的土地﹗但是一棵樹想長高,它必得抱著硬 石,長出強韌的根﹗ 你們省略之物,正幫助著織成人類的未來的網;你們的無為也是一個蜘蛛網與一個生活 于未來的血上的蜘蛛。 小有德者啊,你們取得的時候,如同偷竊;但是,便是對于騙竊者,榮譽也有說話的份 兒︰‘只有不能搶掠的地方,才行偷竊。’ ‘這是給與的。’──這也是一個安命的學說。但是我向你們這些安逸者說︰‘這是拿 來的,它將從你們那裡漸漸地多拿來些﹗’ 唉,為什麼你們不拋棄了你們的‘半意志’呢﹗為什麼你們不立意懶惰如你們立意行動 呢﹗ 唉,了解我的話吧﹗‘做你們所想做的事,──但是先成為一個能夠意志的人吧。 愛你們的鄰人如愛自己吧,──但是先成為自愛的人吧。 ──先成為用大熱愛與大輕蔑愛自己的人吧﹗’”異端的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。── 任何人不傾聽著我,我何必多說呢?這個時候對于我還太早了﹗ 在這個民眾裡,我是我自己的前驅與黑巷裡的雞唱。 但是他們的時候到了﹗我的時候也到了﹗一刻一刻地,他們變得更小些,更窮些,更不 育些,──可憐的盆草與瘠地啊﹗ 不久,我會看見他們如乾草與草場似地站著,真的,對于自己也生了厭倦。──他們毋 寧需要火而不需要水﹗ 啊,被祝福的雷火之時刻啊﹗啊,日午前的神祕啊﹗── 有一天我使它們成為飛奔的火,成為火焰作舌的預知者︰── ──有一天它們會用火焰的舌預言著︰那偉大的日午來了,近了﹗ 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。

在橄欖山上
   嚴冬,一個惡客,同我坐在家裡;我的手因他的友好地握手而變得蒼白。 我尊敬這惡客,但是我喜歡讓他獨坐。我喜歡跑開,當然跑得緊,我離開了他── 我以溫熱的足,和溫熱的思想,跑到大風平息的地方── 到了我的橄欖山上太陽照耀著的一隅。 在那裡我嘲笑我的嚴肅的賓客﹗但也喜歡他;因為他整肅了我屋子裡的蒼蠅,並平息了 一切小聲的喧嚷。 一兩個蚊子的嗡吟,他不以為苦;他使一切道路岑寂,所以在那裡,夜裡的月光也感到 恐怖。 他是一個嚴厲的客人,──但我尊敬他,不向他祈禱如虛弱者之對于大肚子的火神。 即使冷得齒戰,也比崇拜偶像強﹗──和我同類的人如是意欲。尤其是我怨恨一切煙霧 蒸騰的火神。 我所愛的,我在冬天比在夏天更愛他;我嘲笑了我的敵人,當現下的寒冬住在我的屋子 裡,我嘲笑得更熱烈了。 真的,更熱烈地,甚至於當我爬到床上──︰甚至於這時我的隱祕的福祉也嘲笑而嬉 戲;甚至於我欺詐夢也嘲笑。 我是一個爬行者嗎?在我的生涯中我永沒有爬行在權力的面前;假如我躺下,我是為愛 而躺下。因此,甚至於在我的冬時的床榻,我也是歡喜的。 一張貧乏的床榻比一張豐軟的床榻更使我溫暖,因我嫉妒著我的貧乏。在嚴冬我的窮乏 對我最忠心。 我以一種惡事開始了我的一天;我以冷浴嘲弄著嚴冬︰以此我的嚴厲的客人怨懟了。 我也喜歡以一支蠟燭照耀他,所以最後他讓青天從暗灰色的曙光中顯現出來。 尤其在早晨我做著惡事︰在早晨,吊桶在井裡響動,馬匹在灰巷裡噴著熱氣。── 這時我焦急地期待,直到最後澄清的天空現出來,這須發皓白的冬時的天空,這沈默的 冬時的天空,它甚至於常常悶閉了冬天的太陽﹗ 我從它學習了我的長久的澄清的沈默了嗎?或者它從我學習了嗎?或者我們各自發明? 一切善事的來源有千端──一切惡劇,為快樂而存在︰他們何能僅僅做一次﹗ 一種善事和惡劇便是這種長久的沈默,並如冬時的天空一樣,從光輝的臉上以圓睜的眼 睛窺望。 ──如同冬時的天空一樣,悶閉了自己的太陽,悶閉了自己的不屈不撓的太陽的意志︰ 真的,我已將這種技藝和這種嚴冬的惡劇學習得很熟練了── 那是我最愛的惡劇和技藝,我的沈默學會了不以沈默而洩露了自己。 以言詞和骰子的喋喋,我巧勝了這嚴厲的期待者︰我的意志和目的當避開這些嚴肅的監 視人。 沒有人能窺見我的深處和我的窮竟的意志──因此我為我自己希求著長久的清澄的沈默。 我看出許多伶俐的人︰遮蒙著他的臉面,使他的水溷濁,使人不會看到那底裡。 但更伶俐的不信仰者和擊破核桃殼者,正臨到他︰正要從他捕捉了嚴密隱藏的魚。 但在我看來,最智慧的沈默者是光明、勇敢、透澈的人們︰他們的底裡是這么深沉,即 使最澄清的水也不能把它顯露──你須發皓白的冬時的天空,你圓睜著眼睛的沈默者喲﹗ 你便是我的靈魂和快樂之天上的標本。 我必須不隱藏我自己,如吞沒金子的人,怕他們搜出我的靈魂來嗎? 我必須不踩高蹺走路;使我周遭的嫉妒者和殘害者不會注意到我的長腿嗎? 這些靈魂,煙燻的,窒息的,委憊的,發霉的,陰郁的,他們的嫉妒如何能忍受了我的 福祉﹗ 我僅願意指示他們以我的絕峰上的冰雪和嚴冬,──不願指示他們以我的太陽之帶圍繞 著的山岳﹗ 他們只聽見我的嚴冬暴風雨的咆嘯︰他們不知道我也如同南方的熱風一樣,也渡過了溫 暖的大海。 他們可憐我的災禍和偶然︰但我的道路是這讓偶然隨意來吧﹗它如同幼孩一樣的純真﹗ 他們如何能忍受我的福祉,假使我不將災禍。嚴冬的困苦,熊皮小帽,和雪天的外衣, 包裹在它的周遭﹗ 假使我不可憐這些嫉妒者和惡意者的慈悲﹗ 假使我自己沒有在他們的面前太息,並與冰冷談話,並隱忍地讓我自己被包圍在他們的 慈悲裡﹗ 這便是我的靈魂的聰明的惡劇和慈善,它並不隱匿了自己的嚴冬和雪風;它甚至於也不 隱匿了自己的凍瘡。 有一種孤寂是病弱者的逃避所;另有一種孤寂則是遠避疾疫的安全室。 所有那些我周遭的可憐的斜眼的無賴漢,讓他們聽著我為冬天的寒顫和太息吧﹗ 在這樣的寒顫和太息之中,我逃離了他們的悶熱的屋子。 讓他們為我的凍瘡而對我同情和悲嘆︰我們將看著他會凍死于知識的冰窖﹗──他們如 是悲嘆。 同時我以熾熱的足在橄欖山上這裡那裡的行走︰在橄欖山上太陽照耀著的一隅,我唱 歌,我嘲弄著慈悲。── 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。

離開
  查拉圖斯特拉這樣汗浸地遊歷了許多民族和不同的城池,又繞道回到了他的高山和洞府。 但是看哪,在行路的時候他不覺走到了偉大城池的大門了。這裡一個滿嘴白沫的傻子,張著 兩手,向他奔來,擋住了他的去路。這也就是民眾所謂“查拉圖斯特拉之猿”的那個傻子︰因 他曾經從查拉圖斯特拉學到了某種言語的轉折和音調,也無意識地搬用了查拉圖斯特拉的智慧的 寶藏。這傻子對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︰ 哦,查拉圖斯特拉,這裡便是偉大城池︰這裡你失去了一切而一無所得。 你為什麼踏著這裡的塵土?愛惜你的步履吧﹗寧唾于城門而轉回去﹗ 這裡是一切高潔思想的地獄︰這裡一切偉大思想被活活煎熬,被碎斷蒸煮。 這裡一切偉大的感情都凋敗了︰這裡只有骷髏的哀鳴﹗ 你嗅到精神的庖房和肉鋪的臭味了嗎?這裡不是蒸騰著一切被屠殺的精神的熱氣嗎? 你不見那些靈魂懸掛著如干癟而污臟的破布嗎? 但他們卻從這些破布中製造新聞﹗ 你不聽見嗎,這裡,精神如何地成為一種言語的遊戲?精神嘔吐著可憎厭的言語的污 水﹗他們也從這言語的污水製造新聞。 他們互相追逐而不知何往﹗他們互相煽惑而不知所謂﹗他們敲擊著他們的金色銅,他們 叮當著他們的黃金。 他們畏冷卻從蒸餾水中尋求溫暖﹗他們畏熱卻從凍結的精神尋覓清涼;他們都從輿論受 病和受傷了。 這裡是一切貪欲和罪惡之家;但這裡也有道德;有許多有用的,實用的道德。 許多道德有著辦事員的手指和耐于文坐和期待的肥臀,以裝飾女郎的乳房和腰肢為光榮。 這裡在軍隊之神的面前,也有很多虎信,很多正教,實行諂媚。 “從上頭落下來勛章和光榮的唾沫;所以沒有勛章的人都仰望著上頭。 月亮有它自己的朝堂,朝堂有自己的月光之犧牲;所以乞食的民眾,懷著乞食的道德, 祈禱著一切從朝堂裡面降下來的。 我服役,你服役,我們服役”──一切有用的道德對王子如是祈禱︰最後這功績勛章就 會簪在 弱的胸脯﹗ 但月亮圍繞著一切世俗的東西迴旋︰王子也圍繞著一切最世俗的東西迴旋──那即是小 販的黃金。 軍隊之神不是金塊之神;王子計畫著──但小販子處理著﹗ 哦﹗查拉圖斯特拉喲,在你的心中一切都是燦爛,剛強,而美麗﹗吐唾于這小販子之城而 轉回去吧﹗ 這裡血液在血管中流動︰腐敗,微溫,而涼薄。吐唾于這巨城,這裡是一切廢物流匯的 大陋窟﹗ 吐唾于這縮壓的靈魂與弱的胸脯之城池,這尖突的眼睛與膠黏的手掌的城池── 吐唾于這惡棍之城池,這濃臉皮,這筆之奸雄與舌之奸雄,這太熱中的野心家的城 池︰── 這裡一切殘缺,畸形,貪欲,無信,爛熟,黃病,膿潰而有毒︰── 吐唾這巨城而轉回去吧﹗ 但在這裡,查拉圖斯特拉說︰你的言語,你的同類,我久已厭惡﹗ 為什麼在泥塘邊住得這久,直到你自己成為一只青蛙和一只蟾蜍? 不是有一腐敗的、涼薄的血,奔流在你的脈管裡,所以你才學會咯咯鳴叫和咒罵嗎? 為什麼你不到森林裡去?為什麼你不耕種土地?大海中不是充滿了蔥綠的島嶼嗎? 我蔑視了你的污蔑;假使你是警告我──為什麼你不警告你自己呢? 只是為愛,我的污蔑和警告的鳥才展翅飛騰;但不是從泥沼中飛騰﹗ 你滿嘴白沫的傻子喲,他們稱你為我的猿猴﹗但我稱你為我的不平鳴的豬。由於你的不 平鳴,甚至於破壞了我對于傻子的讚美。 最先使你不平鳴的是什麼呢?因為沒有人十分諂媚 你︰──所以你生在污水旁邊,你可以有更多的不平鳴的理由,── 你可以有更多理由報復﹗你懶怠的傻子喲,你的報復便是你的全部的嗔怒;我看透了你 了﹗ 你的傻話傷了我,即使你說著真實﹗假使查拉圖斯特拉的言語一百倍真實,你還是永遠錯 誤地應用了我的言語﹗ 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。于是他眺望著這偉大城池而太息,並且沈默得很久。最後他如是說︰ 我不單是厭惡這傻子,我也憎恨這偉大城池。無論何處都無所可善,也無所可惡。 悲哉,這偉大城池﹗但愿我看見了那燒滅它的火柱吧﹗ 即使這樣的火柱也必在偉大日午之前來到。它有一定時刻和一定命數。── 傻子喲,在臨別的時候我對你說這教言︰自己不能再愛的地方自己應當──離開﹗ 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,于是離開了這傻子和偉大城池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台灣哲學全球資訊網 整理校對
轉載請保留,謝謝﹗
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(第六部) 回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