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

第二部

  文/尼采 


肉體的輕蔑者
  我有幾句話,要說給肉體的輕蔑者知道。我並不要他們變換什麼學與教的方法,我只要 他們向他們自己的肉體告別,──而成為啞巴。
“我是肉體與靈魂。”──小孩如是說。為什麼他們不也作如是觀呢?
但是,醒悟者自覺者卻說︰“我整個地是肉體,而不是其他什麼;靈魂是肉體某一部分 的名稱。”
肉體是一個大理智,一個單一意義的複體,同時是戰爭與和平,羊群與牧者。
我的兄弟,你的小理智──被你稱為“精神”的,是你的肉體的工具,你的大理智的小 工具與小玩物。
你常說著“我”而以這個字自豪,但是更偉大的──而你不願相信──是你的肉體和它 的大理智︰它不言“我”,而實行“我”。
一切五官所感受的,精神所認知的,本身都沒有目的。但是,感覺與精神想使你相信它 們是成物之目的︰它們是如此虛榮的。
感覺與精神不過是工具與玩物︰它們的后面,“自己”存在著。“自己”也使用感覺的 眼睛與精神的耳朵。
“自己”常常諦聽而尋找著︰它較量著克服著而破壞著。 它統治著。也是“我”的主人。
我的兄弟,在你思想與感情之后,立著一個強大的主宰,未被認識的哲人,──那就是 “自己”,它住在你的肉體裡,它即是你的肉體。
你肉體裡的理智多于你的最高智慧中的理智。誰知道到底為什麼你的肉體需要你的最高 智慧呢?
你的“自己”笑著你的“我”與它的驕傲的跳躍。誰知道到底為什麼你的肉體需要你的 最高智慧呢?
你的“自己”笑著你的“我”與它的驕傲的跳躍。“這些思想的跳躍與飛馳對于我是什 么呢?”“自己”自語道。“都只是達到我的目的的旁徑罷了。我是‘我’的極限,也是 ‘我’的一切理念的提示者。”
“自己”向“我”說︰“品嘗一點痛苦罷﹗”于是“我”便痛苦起來,而想如何免除痛 苦。──它必為這個目的而思考。
“自己”向“我”說︰“品嘗一點快樂罷。”于是“我”便快樂起來,而想如何常享快 樂。──它必為這個目的而思考。
我想向肉體的輕蔑者說幾句話。讓他們輕蔑肉體罷﹗這正是他們對于肉體的尊敬。誰創 造了尊敬與輕蔑,價值與意志呢?
這創造性的“自己”,為自己創造了尊敬與輕蔑,歡樂與痛苦。創造性的肉體為自己創 造了精神,作為它的意志之手。
你們這些肉體的輕蔑者,便在你們的瘋狂與輕蔑中,你們也是為你們的“自己”服務。 我告訴你們︰你們的“自己”願意毀滅而逃避生命。
它已不能做它所最愿做的事︰──創造高于自己之物。
這才是它最強烈最熱誠的希望。
但是,現下已是過遲︰──所以你們這些肉體的輕蔑者呵,你們的“自己”願意毀滅。 因為你們的“自己”願意毀滅,所以你們成為肉體的輕蔑者﹗你們不能創造高出于你們 之物。
你們怨恨生命與大地,但是一種不自覺的妒忌,顯露在你們邪射的輕蔑的目光裡。
肉體的輕蔑者,我不會蹈你們的覆轍﹗你們決不是我的達到超人的橋樑﹗──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。

快樂與熱情
    我的兄弟,如果你有一種道德,而它是你的特有的道德時,你切不可和其他任何人共有 著它。
自然,你想賜予它一個佳名,而撫愛它;你想提提它的耳朵,和它遊戲。
但是,看罷﹗一旦它取得了你給它的名字,而群眾都共有著它的時候,那么,你會因這 道德而成為群眾與常人之一﹗
你毋寧應該說︰“這使我靈魂又愁又甜的東西,是不可言喻的;這使我內心飢餓的是無 名的。”
使你的道德高貴得不容許親昵的稱謂罷︰如果你須讀到它,你不必害羞,你無妨期期艾 艾地說。
你可以吃吃地說︰“這是我所珍愛的善,它極使我喜悅,我所需要的善正是如此。 我需要它,不是因為它是上帝的法律,或是人類的規條,或是人類的必需︰它絕不是導 往另一世界或天堂的指南。
我愛它是地上的道德︰它的智慧不多,而理智更少。
但是這鳥兒在我旁邊建築了他的巢︰所以我溫柔地愛它──現下它在我家裡,孵著金 卵。”
你應當這樣期期艾艾地談說與讚頌你的道德。
從前你有許多熱情,而你稱它們為惡。但是現下你只有你的道德,它們是從熱情裡誕生 的。
你曾把你最高的目的放在這些熱情裡︰所以它們變成了你的道德與快樂。
你縱屬于多怒者的,肉欲者的,溺信者的,或睚 必報者的族類︰
當你的一切熱情,終于會變成道德;你的一切魔鬼,終于變成天使。
從前你的地窖裡有許多野犬;但是現下它們變成了鳥兒與美好的歌唱者。
你用你的毒藥製出了你的止痛劑;你曾擠出痛苦之牛的乳汁,──現下你飲著這甜香的 液體。
你身上不會再誕生惡,除非是多種道德之爭斗,所產生的惡。
我的兄弟,你如果是幸運的,你只須有一種道德,而不多于一種罷︰這樣,你過橋更容 易些。
能有多種道德是一件漂亮的事,但是那是一個較難忍受的命運;很多人,因為不堪作多 種道德之戰場,跑到沙漠裡去自殺。
我的兄弟,戰爭是惡嗎?這是必要的惡;妒忌,毀謗與不信任,在你的多種道德中也是 必要的。
看罷﹗什麼是每種道德所最貪求的事呢︰它要你整個的精神做他的先驅,它需要你在愛 憎與怒裡的全部力量。
道德互相妒忌,而妒忌是可怕的。多種道德都可以因妒忌而死滅。
為妒忌之火焰所包圍的人,像蠍一樣,終于以毒針轉向自己。
唉,我的兄弟,你從不曾看見一個道德之自謗與自殺嗎?
人類是應當被超越的︰所以你應當珍愛你的道德︰──
因為你可以因它而死滅。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。

蒼白的罪犯
   你們這些法官和祭司們,在犧牲沒俯首以前,你們當然不願意殺戮罷?看呵﹗這蒼白的 罪犯俯首了︰他眼睛裡顯露著他的大輕蔑。
“我的‘我’是應當被超越的︰我的‘我’便是我對于人類的大輕蔑。”罪犯的眼睛如 是說。
這是他的至高無上的時刻,他的自我審判的時刻。莫讓這高舉著的人再降到他的低下的 地位去罷﹗
這樣因自己而痛苦的人,除了速死而外是無法得救的。
啊,法官啊,你們的殺人應當由於哀矜而不由於報復;你們殺人時還得留心替生命辯護。 你們僅與被你們殺死的人講和是不夠的。讓你們的悲哀成為對于超人的愛罷︰這樣,你 們才合法化了你們自己的不死﹗
你們只當稱他是“仇敵”而不是“惡徒”;你們只當稱他是“病者”而不是“流氓”; 你們只當稱他是“瘋子”而不是“罪孽者”。
你,赤色的法官,如果你把你思想過的事高聲說出來︰大家會如是叫道︰“除卻這穢物 與毒液罷﹗”
但是思想與行為是截然不同的兩件事,行為的意象又是另一件相異的東西。因果之輪不 在它們中間旋轉。
一個意象使這蒼白的人臉色灰敗。當他犯罪時,他很有犯罪的能耐︰可是完成以後,他 反不能忍受這犯罪意象了。
他永遠把自己當成獨一行為的完成者。我稱這個為瘋狂︰
在他身上特例變成了原則。
一條粉線可以使雞兒迷惑;這罪犯的一擊,迷惑了他可憐的理智──我稱這個為事后的 瘋狂。
聽罷,法官啊﹗另外還有一種瘋狂︰而那是事前的。唉﹗
你們還不曾深深地透視這個靈魂呢﹗
赤色的法官如是說︰“為什麼這罪犯殺了人呢?他想搶掠。”但是,我告訴你們,他的 靈魂需要血,而全不是想搶掠︰
他渴求著刀之祝福。
但是他可憐的理智,不了解這種瘋狂,而決定了他的行為。“血又有何價值呢?”他 說;“你不趁著機會至少搶掠一下嗎?報復一下嗎?”
他聽信了他可憐的理智︰他的語句如鉛似地懸在他身上;──于是他殺人時,也搶掠 了。他不願因自己的瘋狂而懷羞。
現下他的過失之鉛又重壓在他身上,他的可憐的理智又如此地麻木,癱瘓而沉重。
他只要能搖搖頭,他的重負便會滾下來,但是誰搖這個頭呢?
這個人是什麼?他是疾病的集團;這些疾病憑藉他的精神在世界上伸長著︰它們想在那 裡尋找贓物。
這個人是什麼?是一串互扭著的從不和睦的野蛇,──
所以它們四出在世界上找尋贓物。
看這個可憐的軀殼吧﹗它的許多痛苦與希望,它可憐的靈魂嘗試去了解它們。它的靈魂 以為那就是犯罪的快樂與焦急,想取得刀之祝福的。
現下,患病的人都被當今的惡所襲擊︰他想用致他于痛苦之物,也使別人痛苦。但從前 曾有過別的時代,別的善惡。
從前,疑惑與個人的野心都是罪惡。那時候,病者變成異教徒與巫者︰他們如異教徒與 巫者一樣,使自己痛苦,又使別人痛苦。
我知道你們不願聽從我︰你們以為這會對于你們中間的善良者有害,但是你們所謂善良 者于我何有呢﹗
你們所謂善良者,有許多使我生厭之物;但那並不是他們的惡。我只愿他們會有一種瘋 狂,使他們如這蒼白的罪犯似地死滅
﹗ 真的,我愿他們的瘋狂便是真理、忠信、或正義;但是他們有他們的道德,那便是在可 憐的自滿中求得長生。
“我是河邊的欄杆;誰能扶我的,便扶我罷﹗我不是你們的拐杖。──” 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。

誦讀與寫作
   一切寫作之物,我只喜愛作者用自己的心血寫成的。用你的心血寫作罷︰你將知道心血 便是精神。
別人的心血是不易了解的︰我恨一切以誦讀為消遣的人。
深知讀者的人,不會再給讀者寫作。這樣的讀者再有一世紀,──精神也會腐臭了。
讓每個人都有讀書的權利,不僅最後會損害了寫作,連思想也會被損害的。
從前精神便是上帝,接著變成了人,現下他變成了群眾。
誰用心血寫作格言,他是不願被人們誦讀的,而是給人們默記的。
從這個峰巔到那個峰巔是兩山間最短的距離;但是你必須有長腿,才能取道于此。格言 應當是山之峰巔;而聽受這些格言的人,應當是偉大高強的。
輕快而純潔的空氣,隨時可有的危險,精神裡充滿著快樂的惡︰這一切都互相調和。
我願意魔鬼圍繞著我,因為我是勇敢的。勇敢驅逐鬼魅而自製許多魔鬼,──勇敢需要 笑。
我的感覺不再和你們的相同︰我笑我下面那塊雲的烏黑與笨重,──只是那卻是你們的 激起風暴的暗雲。
你們希望高舉時,你們仰望著。我卻俯視著,因為我在高處。
你們中間誰能又笑又在高處呢?
站在最高山上的人,笑看著戲台上生命裡的一切真假悲劇。
罔顧忌的,輕蔑的,炎威的,──智慧教我們如是︰智慧是一個婦人,只愛一個戰士。
你們向我說︰“生命是難于忍受的。”那么,你們為什麼晨倨而夜恭呢?
生命是難于忍受的︰那么,不要做那荏弱的樣子罷﹗我們都是載著重負的雄驢,牝驢。
我們和那在一顆露珠的重壓之下而顫栗著的玫瑰苞兒,有什麼同點呢?
這是不錯的︰我們之愛生命,並不是因為我們慣于生命,而是貫于愛。
愛裡總有瘋狂的成分。但是同樣的瘋狂裡總有理智的成分。
在我這愛生命者看來,我覺得蝴蝶,肥皂泡和一切在人間的與它們相似之物,最了解幸 福。
當查拉圖斯特拉看見這些輕狂、美麗而好動的小靈魂,他便要流淚而歌唱起來。
我只能信仰一個會跳舞的上帝。
當我看見我的惡魔,我覺得他安詳,精細,深沉而像煞有介事的;這是嚴重的精神︰─ ─萬物都因它倒下。 我們殺人不用憤怒,而用笑。前進,讓我們殺了這嚴重的精神罷﹗ 我學會了走路︰以後我便讓自己跑起來。我學會了飛︰以後我便不須先被推挽而更換位 置。
現下我輕了,我飛起來;我看見我在我自己的上面。一個上帝在我身上跳舞。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。

山上的樹
   查拉圖斯特拉發現一個少年總是迴避他。某晚,他往彩牛城邊的高山上去散步,嚇,他看 見這少年靠著樹坐著,疲乏的目光望著深谷。查拉圖斯特拉抱著這少年倚坐的那棵樹說︰
“如果我想用手去搖撼這棵樹,我不能夠。
但是,我們不能看見的風,卻隨意地搖撼它彎屈它。同樣地,我們也被不能看見的手所 彎屈所搖撼。”
這少年突然地立起,他說︰“我聽到查拉圖斯特拉說話了,我正想著他﹗”查拉圖斯特拉答︰
“你為什麼驚怕呢?──人與樹是一樣的。
他越想向光明的高處生長,他的根便越深深地伸入土裡,黑暗的深處去,──伸入惡裡 去。”
“是的,伸入惡裡去﹗”少年喊叫起來。“你如何能夠發現我的靈魂呢?”
查拉圖斯特拉微笑地說︰“許多靈魂,除非先被製造了,是永不會被發現的。”
“是的,伸入惡裡去﹗”這少年又喊叫起來。
“你說的全是真理,查拉圖斯特拉。自從我想升往高處去,我對自己便無信心,也無人信 任我;──這是何故呢?輕蔑那想升高的人。他到底想在高處做什麼呢?
我如何地自慚于我的升高與我的碰跌呵﹗我如何地譏訕我的急喘呵﹗我如何地恨那飛著 的呵﹗當我在高處我是如何地疲倦呵﹗”
于是少年沈默下來。查拉圖斯特拉看著他倆旁邊那棵樹如是說︰
“這樹獨自在山上高碩起來;它在人與獸之上成長著。
如果它想說話,任何人不能了解它,它長得太高了。
于是它等候著,等候著──等候什麼呢?它住得太靠近雲座了︰它或許等候雷火第一擊 罷?”
查拉圖斯特拉說完以後,這少年作激烈的手勢叫道︰“是的,查拉圖斯特拉,你說的全是真 理。我之想達到高處,只是渴求我自己的沒落,而你便是我等候的雷火之一擊﹗你看我罷, 自從你來到這裡以後,我成了什麼?這是對于你的妒忌殺了我﹗”──少年如是說,而痛哭 起來。查拉圖斯特拉用臂挽住他的腰,把他牽走。
他倆並肩地走了幾分鐘,查拉圖斯特拉又如是說︰
“我心痛極了。你的目光訴說著你所冒的危險比你的語言還清楚些。
你還是不自由的;你仍找尋著自由。你的找尋使你如夢遊者似地清醒。
你想往自由的高處去,你的靈魂渴求著星球。但是你的惡劣的本能也熱望著自由。
你的野犬也想解放自己;當你的精神嘗試開獄門時,它們在地窖裡歡叫著。
在我看來,你還是一個幻想著自由的已決犯︰唉﹗這種已決犯之靈魂,變成機智的,同時變 成狡獪的惡劣的。
精神自由了的人,還得淨化自己。在他心裡還有許多禁錮和泥垢;你的眼睛也得變成純 潔的。
是的,我知道你的危險。但是憑著我的愛與希望,我請求你︰莫拋棄你的愛與你的希望 罷﹗
你還覺得你自己高貴,便是恨你,用惡意的目光看你的人,也認為你高貴。你得知道︰ 無論何人總把一個高貴的人當成一個阻礙物。
高貴的人也是善良者之阻礙物︰雖然善良者也稱他善良,那只是把他丟放在旁邊。
高貴的人想創造新事物與新道德。善良的人們卻需要舊事物,保存舊事物。
高貴的人之危險,不是他會變成善良者,而是他會變成無恥者,譏訕者,破壞者。
唉﹗我曾知道許多高貴的人,失去了他們最高的希望。于是他們毀謗一切高貴的希望。
于是他們無恥地生活于短促的快樂上,他們沒有隔夜的計畫。
‘精神也是一種淫樂。’──他們如是說。于是他們的精神自折斷了翼︰他們現下爬 著,弄髒一切他們咬吃之物。
從前他們想成英雄;現下他們僅是享樂者。英雄這理念使他們痛苦懼怕。
但是憑著我的愛與希望,我請求你︰莫拋棄你靈魂裡的英雄罷﹗神聖化你最高的希望 罷﹗”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。

死亡的說教者
  有些人是死亡的說教者,同時世界上充滿著那些應當被勸告拋棄生命的人。
世間充滿著多餘的人;生命已被過剩的人所損害。讓人們用“永生”的餌,引著他們離 去這個生命罷﹗
黃袍者或黑袍者︰人們這樣稱呼這些死亡的說教者。但是我將使你們看到他們的別種顏 色。
他們中間之最可怕的,包藏著獸心。除開肉欲或自殘外,別無所擇。便是他們的肉欲還 是自殘。
這些可怕的生物,還不會變成人類︰讓他們作厭惡生命之說教罷﹗讓他們離去罷﹗
他們是靈魂的癆病者︰剛才呱呱墮地,便已開始死亡,他們希求的是厭倦與放棄的學說。
他們願意死亡,我們正應當贊成他們的主張﹗我們切不要復活死者,或損壞了這些活著 的棺材。
如果他們遇見一個病者,或一個老人,甚至於一個尸體,他們立刻說︰“生命是被推翻 了﹗”
但是被推翻的是他們自己,和他們的僅看見生存之一方面的眼睛。
他們生活在濃濃的憂郁中,貪著致命的小冒險︰他們咬緊牙齒這樣等候著。
或者,他們向糖果伸手,卻笑自己的孩子氣︰他們把生命懸在一片草上,但他們卻笑自 己還懸在那上面。
他們的智慧說︰“還活著的人是瘋狂者;然而我們正是那種瘋狂者﹗這是生命中最大的 瘋狂﹗”
“生命只是痛苦﹗”──別的人如是說,而這並不是誑語︰那么,你們設法停止生活 罷﹗你們停止只是痛苦的生活罷﹗
而這是你們的道德的教訓︰“你應當自殺﹗你應當把你自己偷去──”
“淫樂便是罪惡。”──第一批死亡的說教者說。──
“讓我們迴避罷,不要生育孩子罷﹗”
“生育是勞苦的。”──第二批說。──“為什麼還生育呢?人們只生育一些不幸 者﹗”這一批人也是死亡的說教者。
“憐憫是必要的,”──第三批說。“取去我的所有物罷﹗
取去我的本身罷?我與生命的聯繫將愈少些。”
如果他們徹底地是憐憫者,他們會使鄰人也厭惡生命。為惡──那將是他們的真善。
但是他們想拋棄生命;如果他們的鏈索與禮物,更緊地系住了別人,他們怎會顧及 呢﹗──
而你們,你們的生命是焦灼與苦工︰你們不曾疲倦于生命嗎?你們不是已經成熟得可以 接受死亡的說教了嗎?
你們都喜愛苦工與一切迅捷而新奇之物,──你們對于生命的忍受已經夠了,你們的勤 勞只是一個自忘的逃遁與意志。
如果你們對生命有信仰些,你們便不會自棄于當前一剎那。但是你們的內在價值不夠, 所以你們不能等候,──甚至於也不能偷懶﹗
死亡的說教者的聲音到處喧嘩著,世界充滿著那種應當被勸告就死的人。 或者說世界充滿著那種應當被勸告尋求“永生”的人,這于我只是一件事,──只要他 們快些走﹗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。

戰爭與戰士
  我們不願意我們最好的仇敵姑息我們,也不願意我們由衷地熱愛著的人們姑息我們。所 以,讓我告訴你們真話罷﹗
作戰的兄弟們﹗我從心之深處愛你們。我是,我一向是你們的同伴;我也是你們的最好 的仇敵。所以,讓我告訴你們真話罷﹗ 我不茫然于你們心裡的怨恨與妒忌。你們並不是偉大得不知道怨恨妒忌。所以,你們偉 大些,莫以這個為可羞罷﹗
如果你們不能做知識的聖哲,至少做知識的戰士罷。知識的戰士是這種神聖性的伴侶與 先驅。
我看到很多的兵;讓我看到很多的戰士罷﹗他們的穿著被稱為製服。他們蘊藏在內的, 該不是“製服”似地一律罷﹗
你們應當是那些時時用眼睛尋找仇敵的人,──尋找著你們的仇敵。你們中間的一部分 人,應當第一眼就表示怨恨。
你們應當尋找你們的仇敵;你們應當作戰,為著你們的思想作戰﹗如果你們的思想被克 服了,但是你們的忠誠仍當大呼勝利﹗
你們應當愛和平為未來戰爭的一種手段。你們應當愛短期的和平甚于長期的和平。
我不忠告你們工作,只忠告你們爭斗。我不忠告你們和平,只忠告你們勝利。讓你們的 工作是一個爭斗,而你們的和平是一個勝利罷﹗
你們說好的主張神聖化戰爭嗎?我告訴你們︰你們的勇敢,而不是你們的憐憫,救了許 多犧牲者。
“什麼是好的?”你們問。勇敢是好的。讓小女孩子們說︰
“美麗而又動人的才是好的。”
人們指斥你們無心腸;但是你們的心是真實的,而我愛你們那熱誠之羞怯。你們為著你 們的大潮流而害羞,別人卻為著他們的回浪而害羞。
你們丑嗎?兄弟們﹗就算丑罷﹗用光榮這醜惡之外套包裹著你們罷﹗
當你們的靈魂變偉大了,它也變成為高傲的。你們的崇高之中,有惡。我知道你們。 高傲者與軟弱者在惡裡遇著。但是他們不互相了解。我知道你們。
你們的仇敵應當是可恨的,而不是可輕蔑的。你們應當以仇敵自豪︰于是仇敵的成功, 也是你們的成功。
反抗,──這是奴隸之可貴處。你們的可貴之處,卻是服從,讓你們的命令也是服從罷﹗
一個好的戰士,不喜歡“我要”,而喜歡“你應”。一切你們喜愛之物,你們應當先讓 別人命令了給你們。
讓你們的對于生命的愛,是你們的對于最高希望的愛罷︰
讓你們的最高希望是生命之最高理想罷﹗
但是,你們的最高理想,我命令你們罷,──就是這個︰
人類是應當被超越的。
所以,度著你們的服從與戰鬥的生活罷﹗長命又有何意義﹗哪個戰士愿被憐惜呢﹗
我不憐惜你們,作戰的兄弟們,我從心之深處愛你
們﹗──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。

新偶像
   兄弟們,別的地方現下還有民族與人群,但這決不是我們這裡︰我們這裡只有國家。
國家?這是什麼?伸長你們的耳朵罷﹗我將告訴你們︰民族怎樣死滅的。
國家是冷酷的怪物中之最冷酷者。他冷酷地說謊;這便是從他口裡爬出來的誑語︰
“我,國家,便是民族。”
這是一個誑語﹗凡創造民族而給他們高懸了一個信仰與一個愛的,是創造者;這樣,他 們為生命服務。
凡給大多數人埋設陷阱,而稱這些陷阱為國家的,是破壞者︰他們給民族高懸了一把刀 與各種肉欲。
凡是還有民族的地方,國家是不存在的。他們厭棄國家如一個不祥的人,如一種違反習 慣與法律的罪惡。
我給你們這個標記︰每個民族自有它的特殊的善惡之語言︰他們鄰族不能了解。每個民 族從它的習慣與法律裡自製了它的語言。
但是國家用各種善惡之語言說謊;它的話都是誑語︰它的一切來自偷竊。
並且它的一切,都是假的;咬人的它,用偷來的牙齒咬著。它的五內也是虛偽的。
善惡之語言的混雜︰我給你們這個,做國家的標記。真的,這個標記所指示的是死亡之 意志﹗真的,它招引死亡之說教者﹗
多餘的人充塞著世間︰國家是為這些多餘的人而發明的﹗看它如何吸收著多餘的人啊﹗ 如何地吞食,咀嚼而消化他們呵﹗
“世界上沒有偉大于我的︰我是上帝發令的手指。”──
這怪物如是嗥著。跪拜在地下的,不僅是長耳短視的人﹗
唉﹗對于你們,你們這些偉大的靈魂呵,它也向你們低說著它的怕人的誑語﹗唉﹗它猜 出了這些自願消費的富有的心﹗
真的,它猜透了你們,你們這些舊上帝之勝利者﹗過去的爭斗使你疲倦了,現下你的疲 倦投效于新偶像。
它正想找英雄與榮譽的人做它的左右,這新偶像﹗它愛取暖于良心的太陽裡──這冷酷 的怪物﹗
如果你們願意崇拜它,它願意什麼都給你們,這新偶像﹗
如是,它買到了你們的道德之光耀與你們的高傲的目光。
你們將被用作餌,去釣騙那些多餘的人﹗是的,它發明了一個毒計,一個死亡之馬,配 著神譽之鞍韉叮當作響﹗
是的,它決定了許多人的死亡,一種自誇為生命的死亡︰
真的,對于死亡的說教者,這是一個莫大的勞績﹗
我認出國家是善人惡人都吃毒藥的地方;國家是善人惡人都自趨滅亡的地方;國家是大 眾的慢性的自殺,──被稱為“生命”的地方。
看這些多餘的人罷﹗他們偷竊了發明者的工作與智者的寶物︰他們稱這種偷竊為文 明。──但是一切遇到他們,都會變成疾病與禍害﹗
看這些多餘的人罷﹗他們總是病著;他們吐著他們的肝液,而稱這個為報紙。他們自相 吞食,卻不能互相消化。
看這些多餘的人罷﹗他們愈聚積財物,但因此愈窮些。他們渴求著權力,尤其是權力之 柄和多量的錢,這些無能者﹗
看他們爬行罷﹗這些敏捷的猴子﹗他們互相攀登,而在泥土的深坑中,互相推擠著。 他們都想走近皇座︰這是他們的瘋狂,──似乎福祉坐在那裡﹗其實坐在皇座上的常常 是泥土,──皇座也常常在泥土裡。
我覺得他們是一些瘋人,爬行的猴子與患昏熱者。他們的偶像,那冷酷的怪物,已經腐 臭了;他們這些偶像之崇拜者,也已經腐臭了。
兄弟們,你們願意在他們血口之呼氣裡和肉欲裡窒息嗎?
毋寧破窗而跳出去罷﹗
迴避惡臭罷﹗遠離了多餘的人的偶像崇拜罷﹗
迴避惡臭罷﹗遠離了這些人肉犧牲的煙霧罷﹗
現下,偉大的靈魂還可以在大地上發現自由的生活。現下還有許多地方,隱士們可以獨 自地或結伴地潛藏著。在那裡,沈默的海的氣息吹著。
偉大的靈魂還可以享受自由的生活。真的,一個人的佔有物愈少,他也被佔有得少些︰ 輕度的貧乏是被祝福的﹗
國家消滅了的地方,必要的人才開始存在;必要的人的歌唱,那獨一無二的妙曲,才能 開始。
國家消滅了的地方,──看罷,兄弟們﹗你不看見彩虹與超人之橋嗎?──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。

市場之蠅

   朋友,逃到你的孤獨裡去吧﹗我看出你因為大人物的喧鬧而昏惑,因為小人們的針刺而 受傷了。
森林與岩石知道莊嚴地沈默地陪伴著你。再學那你所素愛的長臂的大樹吧︰它無言地俯 在海上傾聽著。
市場開始于孤獨停止的地方;市場開始的地方,也開始了大優伶之喧鬧與毒蠅之營營。 在世界上,便是至善之物,如果沒有作秀者,也不會被重視;群眾尊稱這些作秀者為大 人物。
群眾不了解何謂偉大,這不啻說他們不了解何謂創造。但他們對于一切大事業的作秀者 與優伶,卻很能賞識。
世界圍著新價值之發明者而旋轉︰──它無形地旋轉著。群眾與榮譽卻圍著優伶而旋 轉︰世界如是進行著。
優伶也有精神,卻沒有精神的自覺。他相信使他獲得最好效果的一切,──和使別人信 任他的一切﹗
明天他將有一個新的信仰,后天一個更新的信仰。他像群眾一樣,知覺很敏銳,性情不 很穩定。
顛倒是非,──這是他所謂證明。使人昏眩,──這是他所謂說服。他認為血是一切論 據之最強者。
一個真理,如果只能悄悄地訴諸聰耳,他認為是誑語與空話。真的,他只相信在世間鬧 得很響的上帝﹗
市場上充滿著像煞有介事的丑角,──而群眾正以這些大人物自眩︰視他們為當今的主 人。
但是,時間緊逼著他們︰所以他們又緊逼著你。他們要你說出“然”或“否”。唉﹗你 想把你的椅子放在然否之間嗎?
啊,真理之情人,不要妒忌這些絕對而忙迫的人罷﹗真理還從不曾挽過絕對者之臂呢。
離去這些叫囂的人,回到你的安全裡去罷︰只在市場上,一個人才會被“然”與“否” 所牽系。
深井的體認是很慢的︰深井必須等候了很久,才知道墜在底下的是什麼。
一切偉大之物,總是遠離了市場與榮譽才能發生︰新價值之發明者總住在市場與榮譽很 遠的地方。
朋友,逃吧,逃到你的孤獨裡去吧︰我看出你全身為毒蠅所傷害。逃到強暴的風吹著的 地方去罷﹗
逃到你的孤獨裡去吧﹗你的生活太接近小物件與可憐虫了。在他們的不可見的報復之前 逃去了罷﹗他們只想向你報仇呢。
不要伸手去抵抗他們﹗他們多于恆河沙數,而你的命運不是蠅拍。
這些小物件與可憐虫是無數的;許多高聳的大廈,曾被雨點與惡草所傾毀。
你不是石塊,可是許多雨點已經滴穿了你。還有許多雨點將會砍分了你,粉碎了你。 我看出你為毒蠅所疲擾;你身上許多地方傷破流血;然而高傲使你不屑于發怒。
他們無顧忌地渴求著你的血;那是他們貧血的靈魂之需求,──他們無顧忌地螫咬。
但是深沉的你,便是輕傷,也使你劇痛;而且當你還沒被治好以前,這些毒物又爬上了 你的手。
我知道你太高傲了,不會殺死這些貪食者。但是你得當心;別讓你被命定了來擔受他們 全部的毒惡﹗
他們圍繞著你營營地讚頌著︰他們的讚頌只是對于你的煩擾。他們想親近你的皮與血。
他們阿諛你,如阿諛一個上帝或魔鬼;他們向你哀泣,如向一個上帝或魔鬼哀泣。多無 聊﹗他們是一些阿諛者善哭者,而不是別的什麼。
他們對你常是和悅的。但是這是怯懦者的聰明。是的﹗怯懦者是機智的﹗
他們用褊狹的靈魂,思索著你,──他們覺得你總是可疑的﹗凡令人三思之物,總是可 疑的。
他們因為你的一切道德而懲罰你。在他們的心的深處,他們只愿恕──你的過錯。
你的和善與正直使你說︰“他們對于他們卑賤的生存是無辜的。”但是他們的褊狹的靈 魂想︰“一切偉大的生存是有罪的。”
縱令你對他們和善,他們卻自覺為你所輕蔑;他們以祕密的惡害來報答你的善行。
你的沈默的高傲總是觸忤他們的趣味︰當你偶然謙卑得近乎輕佻時,他們便喜歡起來。
我們從一個人看出了什麼,我們同時使那東西在那人身上燃燒起來。所以遠避了小人吧﹗
他們在你前面,自覺渺小,他們的卑賤因為反抗你,而燃燒成為不可看見的報復。
你不覺得當你走近他們的時候,他們便沈默起來嗎?你不看出他們的力量離棄他們,如 煙之離開將死的火嗎?
是的,朋友,你引起你的鄰人們的良心上的自責︰因為他們與你是不相配的。所以他們 恨你而想吸你的血。
你的鄰人永是一些毒蠅;你的偉大──它應使他們更毒,更像蠅。
朋友,逃到你的孤獨裡去罷﹗逃到那強暴的風吹著的孤獨裡去罷﹗你的命運不是一個蠅 拍。──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。

禁慾
   我愛森林。城市裡是不良于生活的;在那裡,肉欲者太多了。
跌在一個謀殺者的手裡,不是比跌在一個肉欲的婦人的夢裡好些嗎?
請看這些男子吧︰他們的眼睛說明著這個,──他們不曉得大地上還有勝于享受一個婦 人的事。
他們的靈魂深處滿著污泥;多不幸,他們的污泥也還有精神呢﹗
讓你們至少應當完全得如獸類一樣罷﹗但是獸類也有天真。
我忠告你們撲滅本能嗎?我只忠告你們要保持本能之無邪。
我忠告你們禁慾嗎?禁慾對于一部分人是一種道德,對于另外許多人卻幾乎是一種罪惡。
不錯,后一種人是能自製的︰但是肉欲之大妒忌地從他們的行事裡反映出來。
便是在他們的道德之頂點與冷靜的靈魂裡,這獸也附隨著他們,而使之不安。
當這肉欲之犬得不到一塊肉時,它會如何地用善和愛的態度,討乞一塊精神呵﹗
你們愛悲劇和一切傷心的事嗎?但是我不能信任你們那肉欲之犬。
我認為你們的眼睛太殘酷,而你們肉欲地偵視著受苦者。
你們的淫樂不是化裝著而自稱為憐憫嗎?
我給你們這個譬喻︰欲驅逐魔鬼而入手于道的人,不在少數。
如果禁慾引起痛苦,禁慾是應當被拋棄的;否則禁慾會變成地獄之路,──換言之,靈 魂之污穢與肉欲。
我說著不潔的事嗎?我覺得這並不是最壞的事。
求知者之不願躍入真理之水裡去,是因為真理之淺薄而不是因為真理之不潔。
真的,許多人本質上就是貞恆的︰他們的心較柔和些。他們比你們笑得好些,頻繁些。
他們也笑禁慾,他們問︰“禁慾是什麼?
禁慾不是瘋狂嗎?但是這種瘋狂來就我們,而不是我們去就它。
我們把心與屋獻給這客人︰現下他住我們這裡,──讓他隨心所欲地久留著罷﹗”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。

朋友
   “我身邊總有一個人是多餘的。”──隱士如是想。“總是一個,──這終會變成兩個 的﹗”
我與我自己常在太熱烈的會話中︰假若沒有一個朋友,我怎能忍受呢?
朋友之于隱士,永遠是一個第三者︰第三者是阻礙兩個人的會談不致沉到深處的浮木。
唉﹗隱士們的深處多了。所以他們希求一個朋友,時時引他們上升。
我們信任別人的地方,正顯示出我們愿自信而未能的地方。我們對于朋友的希求洩漏了 我們的弱點。
一個人常常用愛來越過妒忌。他常常進攻而自樹仇敵,目的在隱匿自己的可中傷之處。
“你至少做我的仇敵吧﹗”──真正的崇敬說,它不敢要求友誼。
如果一個人需要朋友,他必須願意為朋友作戰︰因之,為著作戰,他必須具有做仇敵的 能耐。
我們應當敬重我們朋友身上的仇敵。你能十分接近你的朋友而毫不冒犯他嗎?
你的朋友應當是你的最好的仇敵。當你抵抗他時,你應當最接近他的心。
你不願意在你的朋友之前穿上衣服嗎?你向你的朋友顯露你的真相,算是對于他的崇敬 嗎?無怪他詛咒你墜入魔道去﹗
誰不知隱匿自己,徒使別人憎怒︰所以你們更應當畏懼裸體﹗是的,如果你們是神,你 們便可以因穿衣服而羞慚。
為著你的朋友,你愈裝飾愈好︰因為你應當是他的射向超人之箭與希望。
你為著想認識你的朋友的真相,你曾看見過他睡覺時的形貌嗎?他的形貌到底是怎樣 的?那是照在粗糙不完全的鏡裡的你自己的尊容。
你曾看見過你的朋友睡覺嗎?你因他那形貌而懊喪嗎?
啊,朋友,人類是應當被超越的。
朋友應當是善于忖度而善于沈默的專家︰你不必希望看見一切。你的夢應當把你的朋友 醒著的行事告訴你。
你的同情應當也是一個忖度︰你才知道你的朋友愿否接受你的同情。也許他喜歡你的不 動情的眼睛和板著面孔的漠視呢。
對于朋友的同情應當被藏在一個可以折斷牙齒的硬殼裡;這樣,它才充滿著體貼與甜蜜。
你能提供朋友以孤獨與新鮮空氣,麵包與藥品嗎?許多人不能自除鏈索,卻是朋友之救 主。
你是一個奴隸嗎?那么,你不能做朋友。你是一個暴君嗎?那么,你不能有朋友。
很久以來,婦人身上藏著一個奴隸與一個暴君。所以婦人不解友誼︰她只解愛情。
在愛情裡的婦人對于她不愛的一切常有偏見與盲斷。便在婦人的自覺的愛情裡,光明之 旁,常有暴變,閃電與黑夜。
婦人還不能了解友誼︰他們永是貓兒,鳥兒。或者作最好的說法,是牝牛。
婦人還不能了解友誼。但是,告訴我,你們這些男子,誰又了解友誼呢?
呵﹗可憐的男子呵﹗詛咒你們靈魂的貧乏與貪吝吧﹗你們給朋友的,只是我給仇敵的; 而我不因此更窮些。
伙伴關係是有了;還須有友誼呢﹗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。
  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台灣哲學全球資訊網 整理校對
轉載請保留,謝謝﹗
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(第三部) 回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