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

第一部

  文/尼采 



  查拉圖斯特拉三十歲的時候,他離開了他的故鄉和故鄉之湖,而去住在山上。他在那裡保 真養晦,毫不厭倦地過了十年。──可是,他的內心到底有了轉變。一天早晨,他黎明時起 身,而對著太陽說︰
“啊,你,偉大的星球啊﹗假若你沒有被你照耀的人們,你的福祉何在呢? 十年來,你每天向我的山洞走來︰假若沒有我,和我的鷹與蛇,你會厭倦于你自己的光 明和這條舊路罷。
但是,每天早晨,我們等候著你,我們取得了你的多餘的光明,因此我們祝福你。 看啊﹗我像積蜜太多的蜂兒一樣,對于我的智慧已經厭倦了;我需要伸出來領受這智慧 的手。
願意贈送與布散我的智慧,直到聰明的人們會再因為自己的瘋狂而喜歡,窮困的人們會 再因為自己的財富而歡喜。
因此,我應當降到最深處去︰好像夜間你走到海后邊,把光明送到下面的世界去一樣。 啊,恩惠無邊的星球啊﹗
我要像你一樣地‘下山’去,我將要去的人間是這樣稱呼這件事的。
祝福我罷,你這平靜的眼睛能夠不妒忌一個無量的福祉﹗
祝福這將溢的杯兒罷﹗使這水呈金色流泛出來,把你的祝福的回光送到任何地方去罷﹗ 看呵,這杯兒又會變成空的,查拉圖斯特拉又會再做人了。”──查拉圖斯特拉之下山如是開始。

  查拉圖斯特拉獨自從山上下來,任何人都不會遇見他。可是當他走進森林裡的時候,忽然 發現一個老者站在他的前面,這老者是離開了他的神聖的茅舍,來到森林裡尋找樹根的。他 向查拉圖斯特拉說︰
“這個旅行者,我與他有一面之緣︰很多年以前,他曾經過這裡。他的名字是查拉斯圖 拉;但是他現下改變了。
那時候你把你的灰搬到山上去;現下你要把你的火帶到谷裡去嗎?你不怕挨‘放火犯’ 的懲罰嗎?
不錯,我認出這是查拉圖斯特拉。他的眼睛是純潔的,他的雙唇不顯露什麼厭惡。他不是 正像一個跳舞者似地前進著嗎?
查拉圖斯特拉是改變了;他變成了一個孩子;查拉圖斯特拉已是一個醒覺者了︰你現下要到 睡著的人群裡去做什麼呢?
唉,你現下竟想登陸了嗎?唉,你生活在孤獨裡時,像在海裡一樣,海載著你。你又想 拖著你的軀殼這重負嗎?”
查拉圖斯特拉答道︰“我愛人類。”
“我為什麼,”這聖哲說,“逃跑到這森林裡與孤獨裡來了呢?不正是因為我曾太愛人 類嗎?
現下我愛上帝︰我不愛人類。我覺得人是一個太不完全的物件。人類之愛很可以毀滅了 我。”
“什麼也不要給他們罷﹗”這聖哲說。“你毋寧取去他們一點負擔,而替他們掮著── 只要你高興這樣,他們自然是歡喜不過了。
即今你想贈與,別給他們多于賞給乞丐的布施;並且讓他們向你請求罷。”
“不,”查拉圖斯特拉答道,“我不布施什麼,我並不窮得如此。”
這聖哲開始笑查拉圖斯特拉了,他說︰“那么,你嘗試使他們接受你的寶物罷﹗他們不信 任孤獨者,也不信任我們是來贈與的。
在他們耳裡,我們的走在街上的足音,響得太孤獨了。好像他們夜間躺在床上,聽到一 個人在日出以前走路一樣,他們自問著︰這竊賊往那裡去呢?
不要到人群裡去,留在森林裡罷﹗毋寧回到獸群裡去罷﹗熊歸熊群,鳥歸鳥群,──你 為什麼不願意和我一樣呢?”
“在森林裡,聖哲干什麼事呢?”查拉圖斯特拉問。
這聖哲答道︰“我製作頌詩而歌唱它們。當我製曲時,我笑、我哭、我低吟︰我這樣贊 美上帝。
我用歌唱、哭、笑和低吟,讚美我的上帝。可是你帶了什麼禮物給我們呢?”
查拉圖斯特拉聽完了這些話,他向這聖哲行禮道︰“我能夠給你們什麼禮物呢?請讓我快 點走罷,那么,我就不會拿去你什麼東西了﹗”于是他倆──這聖哲和這旅行者,互相告 別,笑得和兩個孩子一樣。
查拉圖斯特拉獨自走著,他向自己的心說︰“這難道可能嗎?
這老聖哲在他的森林裡,還不曾聽說上帝已經死了﹗”


  查拉圖斯特拉走到了一個最近的靠著森林的城市。發現市場上集著許多人︰因為有人預 告,大家可以看到一個走軟索者的獻技。于是查拉圖斯特拉向群眾說︰
“我教你們什麼是超人。人類是應當被超越的。你們曾作怎樣的努力去超越他呢?
直到現下,一切生物都創造了高出于自己的種類,難道你們願意做這大潮流的回浪,難 道你們願意返于獸類,不肯超越人類嗎?
猿猴之于人是什麼?一個譏笑或是一個痛苦的羞辱。人之于超人也應如此︰一個譏笑或 是一個痛苦的羞辱。
你們跑完了由虫到人的長途,但是在許多方面你們還是虫。從前你們是猿猴,便是現 在,人比任何猿猴還像猿猴些。
你們中間最聰明的,也僅是一個植物與妖怪之矛盾和混種。但是我是教你們變成植物或 妖怪嗎?
現下,我教你們什麼是超人﹗
超人是大地之意義。讓你們的意志說︰超人必是大地之意義罷﹗
兄弟們,我禱求著︰忠實于大地罷,不要信任那些侈談超大地的希望的人﹗無論有意地 或無意地,他們是施毒者。
他們是生命之輕蔑者,將死者,他們自己也是中毒者。大地已經厭惡他們︰讓他們去罷﹗
從前侮辱上帝是最大的褻瀆;現下上帝死了,因之上帝之褻瀆者也死了。現下最可怕的 是褻瀆大地,是敬重‘不可知’的心高于大地的意義﹗
從前靈魂輕蔑肉體,這種輕蔑在當時被認為是最高尚的事︰──靈魂要肉體丑瘦而飢 餓。它以為這樣便可以逃避肉體,同時也逃避了大地。
啊,這靈魂自己還更丑瘦些,飢餓些;殘忍也是它的淫樂﹗ 但是,你們兄弟們請講,你們的肉體表現你們的靈魂是怎樣的呢?你們的靈魂是不是貧 乏、污穢與可憐的自滿呢?
真的,人是一條不潔的河。我們要是大海,才能接受一條不潔的河而不致自污。
現下,我教你們什麼是超人︰他便是這大海;你們的大輕蔑可以沈沒在它的懷裡。
你們能體驗到的最偉大的事是什麼呢?那便是大輕蔑之時刻。那時候,你們的福祉,使 你們覺得討厭,你們的理智與道德也是一樣。
那時候,你們說︰‘我的福祉值什麼﹗它是貧乏、污穢與可憐的自滿。可是我的福祉正 應當使生存有意義的﹗’
那時候,你們說︰‘我的理智值什麼﹗它是否渴求知識像獅子貪愛捕獲物一樣呢?它是 貧乏、污穢與可憐的自滿﹗’
那時候,你們說︰‘我的道德值什麼﹗它還不曾使我狂熱過。我是怎樣地疲倦于我的善 于惡呵﹗這一切都是貧乏、污穢與可憐的自滿﹗’
那時候,你們說︰‘我的正義值什麼﹗我不覺得我是火焰與炭。但是正直者應當是火焰 與炭的﹗’
那時候,你們說︰‘我的憐憫值什麼﹗憐憫不是那釘死愛人類者的十字架嗎?但是我的 憐憫不是一個十字架刑。’
你們已經這樣說過了嗎?你們已經這樣喊過了嗎?唉﹗我何以不曾聽到你們這樣喊叫呢﹗ 這不是你們的罪惡,而是你們的節製,向天呼喊;你們對于罪惡的厭惡向天呼喊﹗ 那將用舌頭舔你們的閃電何在?那應當給你們注射的瘋狂又何在? 現下我教你們什麼是超人︰他便是這閃電,這瘋狂﹗”
查拉圖斯特拉說完了這些話,群眾中的一個人叫道︰“我們聽夠了那個走軟索者了,讓我 們看看他罷。”于是群眾都笑查拉圖斯特拉。而走軟索者以為大家要求他出場,便開始獻技。

  但是查拉圖斯特拉看著群眾,覺得很驚奇。于是他又說︰
“人類是一根系在獸與超人間的軟索──一根懸在深谷上的軟索。 往彼端去是危險的,停在半途是危險的,向后瞧望也是危險的,戰栗或不前進,都是危 險的。
人類之偉大處,正在它是一座橋而不是一個目的。人類之可愛處,正在它是一個過程與 一個沒落。
我愛那些只知道為沒落而生活的人。因為他們是跨過橋者。
我愛那些大輕蔑者。因為他們是大崇拜者,射向彼岸的渴望之箭。
我愛那些人,他們不先向星外找尋某種理由去沒落去作犧牲,卻為大地犧牲,使大地有 一日能屬于超人。
我愛那為建築超人的住宅,為預備好大地和動植物給超人而工作而發明的人。這樣,他 追求著自己的沒落。
我愛那珍愛自己的道德的人︰因為道德是沒落之意志和一枝渴望的箭。
我愛那個人,他不保留精神的任何一部分給自己,而欲整個地成為他的道德的精神︰這 樣,他精神上跨過橋。
我愛那使自己的道德成為自己的傾向和命運的人︰這樣,他可以為著他的道德,或生或 死。
我愛那不願有多種道德的人。一種道德勝于兩種道德,因為那種道德更是懸著命運的紐 結。
我愛那浪費靈魂的、不受謝也不致謝的人︰因為他常常給予,什麼也不私存。
我愛那個人,他看見骰子有利于他而懷慚,而他自問︰我是一個作弊的賭博者嗎?── 因為他願意死滅。
我愛那嘉言先于行為、實踐多于允諾的人︰因為他追求著他的沒落。
我愛那使未來的人生活有意義,而拯救過去者的人︰他願意為現下的人死滅。
我愛那懲罰上帝的人︰因為他愛上帝;因為他要因神怒而死滅。
我愛那個人,他便在受傷時靈魂還是深邃的,而一個小冒險可以使他死滅︰這樣,他將 毫不遲疑過橋。
我愛那因靈魂過滿而忘已而萬物皆備于其身的人︰這樣,萬物成為他的沒落。
我愛那精神與心兩俱自由的人︰這樣,他的頭僅是他的心之五內;但是他的心使他沒落。
我愛那些人,他們象沉重雨點,一顆一顆地從高懸在天上的黑雲下降︰它們預告著閃電 的到來,而如預告者似地死滅。
看罷,我是一個閃電的預告者,一顆自雲中降下的重雨點︰但是這閃電便是超人。”


  查拉圖斯特拉說完了這些話,他看著群眾沈默起來。“他們站在那裡,”他向自己的心 說︰“他們現下開始笑了︰他們全不了解我;我的舌與他們的耳朵太不對勁了。
難道先要撕去他們耳朵,而使他們學著用眼睛聽話嗎?難道要喧嘩得像鐃鈸與齋戒節的 牧師一樣嗎?或者他們只相信口吃者罷?
他們有一件自覺可炫之物。他們怎樣稱這使他們自炫之物呢?──他們稱它為衣冠文物;這 個使他們與牧羊者相異。
所以他們不願聽到‘輕蔑’這個字被用在他們身上。我應當訴諸他們的驕傲。 我將向他們講說最可輕蔑之物,那便是‘最後的人’﹗”
于是查拉圖斯特拉開始向群眾說︰
“人類給自己決定目的的時候到了。人類栽種最高希望之芽的時候到了。
現下土壤還相當地肥沃。但是有一天,它會變成不毛的瘠地,任何大樹不能在上面成長。 不幸呵﹗人類不再把他的渴望之箭擲過人類去的時候近了﹗人類的弓弦不再能顫動的時 候近了﹗
我向你們說︰你們得有一個混沌,才能產生一個跳舞的星。我向你們說︰你們還有一個 混沌。
不幸呵﹗人類不再產生星球的時候近了。不幸呵﹗最可輕蔑的人的時候近了,他會不知 道輕蔑自己。
現下我把‘最後的人’給你們看。
‘愛情是什麼?創造是什麼?渴望是什麼、星球是什麼?’──最後的人如是問,而眼 睛一開一閉著。
那時候,大地會變得更小些,最後的人在它上面跳躍著;他使一切變小。他的族類和跳 蚤一樣地不可斷絕;同時他也生活得最久。
‘我們發現了福祉。’──最後的人說,而眼睛一開一閉著。
他們拋棄了難于生活的地帶︰因為他們需要熱。他們還愛鄰人,和鄰人摩擦著︰因為他 們需要熱。
他們把病倒和懷疑當成罪惡︰他們謹慎地前進。走在石上與人上而跌倒的,該是瘋子罷﹗
他們隨時隨地吃一點毒藥︰給自己許多美夢。最後卻吃得多些,而愜意地死去。
他們還工作著,因為工作是一種消遣。但他們小心翼翼地不使消遣損傷自己的身體。他 們不再變富些或窮些,這是兩件費力的事情。誰還願意統治呢?誰又願意服從呢?這也是兩 件費力的事情。
這樣,僅有一群羊,而沒有牧羊者﹗大家平等,大家的希望一致︰誰有別的情感,便是 甘心進瘋人院。
‘從前的人都是病狂的。’──他們中間的狡獪者說,而眼睛一開一閉著。
他們是聰明的,知道一切發生的事情︰這樣,他們不斷地互相譏訕著。他們偶爾爭執, 但立刻言歸于好,──唯恐損傷了自己的胃。
他們晝間有他們的小快樂,夜裡亦是如此︰但是他們十分地珍護健康。
‘我們發現了福祉。’──最後的人說,而眼睛一開一閃著。──”
查拉圖斯特拉第一次說教,被稱為序篇的終止于此︰因為這時候群眾的呼喊與歡樂阻斷了 他。“啊,查拉圖斯特拉,把最後的人給我們罷,”──他們叫道,──“把我們做成最後的 人罷﹗我們把超人壁還給你﹗”群眾轉舌作聲地狂叫起來。但是查拉圖斯特拉卻憂郁地向自己 的心說︰
“他們全不了解我︰我的舌與他們的耳朵太不對勁了。
無疑地我在山上生活得太久了;我慣聽樹木之呼嘯與溪澗之潺 ︰我現下向他們講話, 還和向牧羊者攀談一樣。
我的靈魂平靜得、光明得和旭日下的山一樣。但他們當我是冷心腸和一個說刻薄話的譏 訕者。
他們是怎樣地看著我笑呵︰他們的笑裡有怨恨;他們笑裡有冰霜。”

  但是,這時候,大家的視聽都集中于一件新發生的事情上。因為這時候走軟索者正開始 他的作秀︰他從一個小門出來,在軟索上走著。這軟索是系于兩塔間,張在市場和群眾上面 的。當他走到軟索中點的時候,小門又開了,跳出一個彩衣的丑角似的少年,這少年用迅速 的步武,跟隨著第一個人前進,“快點罷,跛子,”少年的可怕的聲音喊著,“前進﹗懶 骨,偷路者,灰白的面容﹗不要讓我用腳使你發痒罷﹗你在軟索上做什麼﹗你是應當被關閉 在塔裡的;你擋阻了本領較高者的去路﹗”──他每說一個字,便更迫近些。當他隔走軟索 者僅只一步時,便發生了那集中全場視聽的事情︰──這丑角鬼似地叫了一聲,從那礙著路 的走軟索者之頭上躍過。這走軟索者看見敵手勝利,立刻昏亂起來︰他的腳踩了空,平衡棍 溜出了他的掌握;他手足亂舞地很快地倒向地下去。市場裡的群眾,便像大風雨時的海︰他 們無秩序地亂逃著,尤其是走軟索者的身體將墮下的地方。
但是查拉圖斯特拉卻很鎮靜的,那身體恰墮在他旁邊,面目模糊,四肢不全,可是還有一 絲氣息。過了一會,走軟索者清醒過來,他看見查拉圖斯特拉跪著。“你在這裡做什麼?”他 終于發言了,“我早就知道魔鬼會賞我一鉤腿的,現下他正拖我到地獄去︰你要阻止他嗎?”
“朋友,請以我的榮譽為誓,”查拉圖斯特拉答道︰“你說的一切都不存在︰沒有魔鬼, 也沒有地獄。你靈魂之死,還比你的肉體快些︰不要害怕罷﹗”
走軟索者不信任地抬眼望他︰“如果你的話不錯,”他接著說,“那么,我並不因為喪 失生命,而真犧牲了什麼。我差不多只是一匹獸,人們用棍子和少量的食品,使我學會了走 軟索。”
“不然,”查拉圖斯特拉說,“你使危險成為你的頭班;那並無可輕蔑之處。現下你殉了 你的頭班︰所以我將親手埋葬你。”
查拉圖斯特拉說完了話,走軟索者沒有答話;但他移動他的手,像是尋找查拉圖斯特拉的 手,表示感謝。


  這時候,黃昏已經降臨,市場早為黑暗所覆蓋。群眾漸漸地四散,因為好奇和驚怕也疲 倦了。查拉圖斯特拉坐在死者旁的地上,沈溺在思潮裡︰他忘卻了時間。最後,夜來了,一陣 冷風吹過這孤獨者。查拉圖斯特拉立起來,他向自己的心說︰
“真的,查拉圖斯特拉今天漁捕的結果太好了﹗他不曾捉到人,倒捉到一個屍體。
人生是多災難的,而且常常是無意義的︰一個丑角可以成為它的致命傷。
我將以生存的意義教給人們︰那便是超人,從人類的暗雲裡射出來的閃電。
但是我隔他們還很遼遠,我的心不能訴諸他們的心。他們眼中的我是在瘋人與屍體之間。
夜是黑暗的,查拉圖斯特拉之路途也是黑暗的。來罷,僵硬如冰的同伴﹗我背負你到我將 親自埋葬你的地方去。”

  查拉圖斯特拉向自己的心說完這些話,便掮了屍體,開始上路。他還不曾跨到百步,一個 人溜到他旁邊來,湊著他的耳朵低低地說話。──嚇﹗這說話的人竟是那塔中的丑角﹗ “啊,查拉圖斯特拉,離開這個城市罷﹗”這丑角說︰“恨你的人太多了。善良者正直者恨 你,稱你為他們的仇敵,他們的輕蔑者;正宗信仰的信徒恨你,稱你為群眾之洪水猛獸。人 們笑你還是你的幸運︰你說話實在太像一個丑角了。你把自己和這死狗結成伴侶,也是你的 幸運;你今天的自辱救了你的性命。無論如何,離開這城市罷,否則我這活人明天又得跳過 一個死人了。”
這人講完了這些話,便消失在夜裡;查拉圖斯特拉繼續取黑路前進。
在城門邊,掘墳穴的工人遇見了他︰他們用火把照照他的面部,認出他是查拉圖斯特拉, 而刻薄地譏訕他。“查拉圖斯特拉背負著這死狗︰了不得,查拉圖斯特拉又變為掘墳者了﹗我們 的手太乾淨,不值得去埋葬這匹獸。查拉圖斯特拉想偷魔鬼的食物嗎?去罷,祝你用餐時好福 氣罷﹗只要魔鬼不是一個比你高明的偷兒就好了﹗他也許兩個一起都偷了,吃了﹗”他們並 頭笑著。
查拉圖斯特拉不回答什麼,向前邁步著。他沿著森林與泥地走了兩個小時,聽到許多餓野狼 之呻嚎;忽然,他也覺得飢餓起來。他便停在一個四無鄰居而內有燈光的屋子前。
“飢像餓強盜似地追著了我,”查拉圖斯特拉說,“在森林與泥地間,深夜中,飢餓抓住 了我。
我的飢餓有些奇怪的惡習。常常餐時剛過,它來了,今日它卻整天不曾來︰它曾在什麼 地方逗留著呢?”
查拉圖斯特拉敲敲那屋子的大門。一個老者拿著一盞燈出來,他問︰“誰到我這裡來,誰 到我惡睡裡來了呢?”
“一個活人與一個死者。”查拉圖斯特拉說,“給我一點飲食罷;我晝間忘卻了這件事。 智慧說︰饗餓者的人,同時也安慰自己的靈魂。”
老者進去,立刻拿了麵包與酒出來,給查拉圖斯特拉。“這是一個對于餓者很不利的地 方,”他說,“所以我便住在這裡,人與獸都來找我這孤獨者。但是,請你的同伴也喝點吃 點罷;他比你還疲倦些呢。”查拉圖斯特拉說︰“我的同伴死了;我不容易勸他做這件事。”
“這于我毫無關係;”老者埋怨地說,“誰敲我的門,就得接受我給他的食物。吃罷, 祝你們前路平安﹗”──
接著,查拉圖斯特拉信任著星光與路又走了兩小時之久︰他有夜行的習慣,並且喜歡正視 陲著的一切。當東方剛發白時,查拉斯圖已在一個前無去路的深邃的森林裡。于是他把屍體 放在一個和他等高的空樹裡,──因為他想使餓野狼無法找到它,──自己便躺在地下的苔 上。他立刻熟睡了,肉體雖倦,靈魂卻是平靜的。


  查拉圖斯特拉睡得很久;不但黎明,連早晨也從他臉上溜過了。最後,他睜開眼睛來,向 寂靜的森林投了驚詫的一瞥,又驚詫地看看自己。接著他迅速地站起來,像一個忽然發現陸 地的水手;他叫出一聲快樂的呼喊︰因為他發現了一個新的真理。他向自己的心說︰
“一線光明在我心裡破曉了;我需要同伴,活的同
伴,──而不是任我負到無論什麼地方的同伴或屍體。
我需要活的同伴,他們跟隨我,因為他們願意跟隨自己,──無論我往什麼地方。
一線光明在我心裡破曉了︰查拉圖斯特拉不應當向群眾說話,而應當向同伴說話﹗查拉斯 圖拉不應當做羊群之牧人或牧犬﹗
從羊群裡誘奪去許多小羊,我是為這個來到的。群眾和羊群會因我而激怒起來︰查拉斯 圖拉願意被牧者們視為強盜。
我稱他們為牧者,但是他們自稱為善良正直者。我稱他們為牧者,他們自稱為正宗信仰 的信徒。
請看那些善良者正直者罷﹗誰是他們最恨的呢?他們最恨破壞他們的價值表的人,破壞 者,法律的破壞者︰──但是這人正是創造者。
請看各種信仰的信徒罷﹗誰是他們最恨的呢?他們最恨破壞他們的價值表的人,破壞 者,法律的破壞者︰──但是這人正是創造者。
創造者所尋找的是同伴們,而不是死屍,也不是羊群或信徒。創造者所尋找的是共同創 造者。他們把新的價值寫在新的表上。
創造者所尋找的是同伴們和共同斬獲者︰他認為一切都成熟了,等待著斬獲。但是他缺 乏百把鐮刀︰所以他憤怒地扯拔著穗實。
創造者所尋找的是同伴們和善于磨銳鐮刀的人。他們將被稱為破壞者與善惡之輕蔑者。 但從事斬獲而慶祝豐收的,會是他們。
查拉圖斯特拉所尋找的是共同創造者,查拉圖斯特拉所尋找的是共同斬獲者和共同慶祝豐收 者︰羊群牧者與屍體,于他有何用處﹗
但是你,我的第一個同伴呀,在和平中安息了罷﹗我已經小心地把你埋在這空樹裡;我 已經把你密藏著,不致為餓野狼所侵害了。
但是,我得離開你,時候已經到了。在兩個黎明之間,我得到一個新真理的詔示。 我不應當是牧人或是掘墓者。我決不再向群眾說話;同時這是最末一次,我向一個死者 說話。
我要加入創造者之群去,加入那些斬獲者慶祝豐收者之群去;我將給他們指出彩虹與超 人之梯。
我將唱歌給獨居者和雙居者傾聽;誰還有耳朵聽不曾聽過的東西,我將使他的心充滿著 我的祝福。
我向著我的目的前進,我遵循著我的路途;我越過躊躇者與落后者。我的前進將是他們 的沒落。”


  查拉圖斯特拉向自己的心說完這些話的時候,太陽已經正午了。忽然他向上投擲詰問的一 瞥,因為他聽到天空中有尖銳的鳥叫。看呵﹗一個鷹浮在天空中畫大圈兒,懸掛著一條蛇, 不像一個俘獲而像一個朋友︰因為這蛇繞在它的頸上。
“這是我的鷹與蛇了﹗”查拉圖斯特拉說,而滿心歡喜起來。
“太陽下最高傲的動物呵,太陽下最聰明的動物呵,──
它們為偵察而來的。
它們想知道查拉圖斯特拉是否還生存著。真的,我現下算是生存著嗎?
在人群裡,我遇到的危險比獸群裡還多些;查拉圖斯特拉走著危險的路途。讓我的鷹與蛇 指點我罷﹗”
查拉圖斯特拉說完了,記起森林裡聖哲的勸告。于是他嘆息著向自己的心說︰
“我希望我更聰明些﹗讓我從心的深處再聰明些,像蛇一樣罷﹗
但是這是不可能的。所以我禱求我的高傲陪伴我的智慧﹗
如果將來智慧竟舍棄了我︰──唉﹗它是喜歡逃遁
的﹗──至少我的高傲還可以和我的瘋狂繼續同飛罷﹗”──
──查拉圖斯特拉之下山如是開始。

三種變形
   我告訴你們精神的三種變形︰精神如何變成駱駝,駱駝如何變成獅子,最後獅子如何變 成小孩。
許多重負是給精神,給強壯忍耐而中心崇敬的精神擔載的︰精神之大力要求重的和最重 的負擔。
“什麼是重的?”能擔載的精神如是問;它便駱駝似地跪下,承取一個真正的重負。
“英雄們,什麼最重的?”能擔載的精神如是問,“說罷﹗
讓我載著,讓我的大力暢快暢快罷。”
自卑以損傷高傲;顯露瘋狂以譏訕智慧︰這個是不是呢?
正當自己的主張慶祝勝利時,而拋棄了這主張;爬上高山去挑撥誘惑者︰或是這個罷?
以知識之果與草自養,為著真理而使靈魂受餓︰或是這罷?
患病而拒絕安慰者,交給永不會了解你的願望之聾聵︰或是這個罷?
只要那是真理之水,罔顧污穢地躍入,而不嫌惡冰冷的和發熱的蛙︰或是這個罷?
親善我們的輕蔑者,伸手給想使我們驚怕的妖怪︰或是這個罷?
這一切重負,勇敢的精神都擔載在身上,忙著向它的沙漠去,象負重的駱駝忙著向沙漠 去一樣。
但是,在最寂寥的沙漠中,完成了第二變形︰在這裡,精神變成獅子;他想征服自由而 主宰他自己的沙漠。
在這裡,他尋找他最後的主人︰他要成為這主人這最後的上帝之仇敵;他要與巨龍爭勝。 誰是那精神不願稱為主人與上帝的巨龍呢?“你應”是它的名字。但是獅子之精神說, “我要。”
“你應”躺在路上,偵候著獅子之精神;它是一個放射著金光的甲獸,每個鱗上有“你 應”的金字﹗
千年來的價值在這些鱗上放光。這最有權力的龍如是說︰
“萬物之一切價值──它們在我身上閃耀。
一切價值都已創造。而一切已創造的價值──那就是我,真的,‘我要’是不應存在 的。”這龍如是說。
兄弟們,精神之獅子用處何在呢?那謙讓崇敬而能擔載的駱駝不已夠了嗎?
創造新的價值,──獅子亦不足為此︰但是為著新的創造而取得自由,──這正需要獅 子的力量。
創造自由和一個神聖的否定以對抗義務︰兄弟們,這是獅子的工作。
取得創造新價值的權利,──這是崇敬而能擔載的精神最可怕的征服。真的,這于它是 一個掠奪與一個兇惡的食肉猛獸的行為。
從前它曾愛“你應”為最神聖之物︰現下它不得不在最神聖之物裡,找到幻謬與炎威, 使它可以犧牲愛以掠奪自由︰
為著這種掠奪,我們需要獅子。
但是,兄弟們,請說,獅子所不能做的事,小孩又有何用處呢?為什麼掠奪的獅子要變 成小孩呢?
小孩是天真與遺忘,一個新的開始,一個遊戲,一個自轉的輪,一個原始的動作,一個 神聖的肯定。
是的。為著創造之戲,兄弟們,一個神聖的肯定是必要的︰精神現下有了他自己的意 志;世界之逐客又取得他自己的世界。
我向你們說明了精神之三種變形︰精神如何變成駱駝,變成獅子,最後變成小孩。── 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。這時候,他住在被稱為彩牛的城裡。

道德的講座
  人們向查拉圖斯特拉夸說一個智者,他善于談說睡眠與道德︰因此他獲得崇敬與讚頌,許 多少年來到他的講座前受教。查拉圖斯特拉也來到智者這裡,和少年坐在他的講座前,于是這 智者如是說︰
“尊尚睡眠而羞澀地對待它罷﹗這是第一件重要的事﹗迴避那些不能安睡而夜間醒著的 人們﹗
竊賊在睡眠之前也是羞澀的︰他的腳步總是悄悄地在夜裡偷過。守夜者是不遜的;同時 不遜地拿著他的號角。
睡眠絕不是一種容易的藝術︰必須有整個晝間的清醒,才有夜間的熟眠。
每日你必得克製你自己十次︰這引起健全的疲倦,這是靈魂的麻醉劑。
每日你必得舒散你自己十次;因為克製自己是痛苦的,不舒散自己的人就不能安睡。
每天你必得發現十條真理;否則你會在夜間尋求真理,你的靈魂會是飢餓的。
每天你必得開懷大笑十次;否則胃,這個苦惱之父,會在夜間擾亂你。
很少人知道這個︰但是一個人為著要有熟眠,須有一切的道德。我會犯偽證罪嗎?我將 犯奸嗎?
我會貪想我鄰人的使婢嗎?這一切都與安眠不甚調和的。
縱令你有了一切道德,你還得知道一件事︰合時宜地遣道德去睡眠。
你須使它們不致互相爭執,那些小愛寵﹗不為著你爭執,你這不幸者﹗
服從上帝,親睦鄰人︰安睡的條件如此。同時也與鄰人的魔鬼和協﹗否則它會在夜間來 追附你。
敬重統治者而信服他們,便是跛足的統治者,也得這樣﹗安睡的條件如此。權力高興用 跛足走路,我有什麼辦法想嗎?
凡是牽引羊群往最綠的草地去的,我總認為是最好的牧者︰這樣,才與安眠調和。 我不要許多榮譽或大財富,這是自討煩惱。但是沒有美譽與小財富的人是不能安睡的。 我寧願選擇一個窄狹的友群,而不要一個惡劣的;但是他們必得按時來而按時去。這 樣,才與安睡調和。
我對于痴子也感受很大的興趣︰他們促進睡眠。當人們承認他們有理由的時候,他們是 很快樂的。
這樣,有德者的晝間便過去了。當夜間來到時,我切不召喚睡眠。睡眠這一切道德的主 人,是不願被召喚的﹗
但是我反省著日間所做所想的事。我反芻著,我忍耐如牛地自問你的十次自克是什麼? 十次舒散,十條真理與十次使我開心的大笑是什麼?
我反省著,在這四十人思念的搖籃裡搖蕩著。忽然睡眠這道德的主人,這不奉召者,竟 抓著了我。
睡眠輕輕敲著我的眼睛,我的眼睛就沉重起來。睡眠接觸著我的口,我的口就張大著。 真的,它用輕悄的腳步,溜到我身上來,這最親愛的偷兒,它偷去了我的思慮︰我痴笨 地站著,如這書案一樣。
但是我站不多時,就已經倒下去了。”──
查拉圖斯特拉聽完了智者這些話,他心裡暗笑起來︰一線光明在他心裡破曉。他向自己的 心如是說︰
“這智者的四十個思念,頗有些傻勁︰但是我相信他是善于睡眠的。
誰是住在這智者旁邊的是有福祉的﹗這種睡眠是傳染的,雖隔著一層濃牆,也會傳染。
他的講座放射出一種魔力。這些少年們來聽這道德的說教者,不是白費時間的。
他的智慧告訴我們︰為著夜間的安睡,必須有晝間的清醒。真的,如果生命原無意義, 而我不得不選擇一個謬論時,那么,我覺得這是一個最值得選擇的謬論了。
現下我知道從前人們找尋道德的教師時,人們所追求的是什麼了。人們所追求的,是安 睡與麻醉性的道德。
一切被稱頌的講座智者之智慧,只是無夢的安眠︰他們不知道生命還有其他的更妙的意 義。
這種道德的說教者,現下還存在幾個;但那幾個都不如眼前這個誠實︰不過他們的時候 已經過去了。他們站不多時,就已經倒去下了。
這些昏昏欲睡的人們被祝福;因他們立刻熟睡了。”──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。

遁世者
  從前,查拉圖斯特拉也曾如遁世者一樣,把他的幻想拋擲到人類以外去。那時候我覺得世 界是一個受苦受難的上帝之作品。
那時候我覺得世界是一個上帝之幻夢與奇想;一個神聖的不自足者放在眼睛前的彩色的 煙霧。
善惡,苦樂與我你,──我覺得都是創造者眼睛前的彩色的煙霧。創造者不願再看見自 己,──于是他創造了世界。
受苦的人能夠不看見自己的痛楚而忘卻了自己,這于他是一種陶醉的快樂。從前,世界 對于我也曾是陶醉的快樂與自我的遺忘。
這世界,這永不完美的、一個永恆的矛盾的略似的形象──它的不完全的創造者的一種 陶醉的快樂;──從前我曾覺得世界是這樣。
所以我也曾如遁世者一樣,把我的幻想拋擲到人類以外去。但是真正拋擲到人類以外去 了嗎?
唉,兄弟們,我創造的這個上帝,如其他神們一樣,是人類的作品與人造的瘋狂﹗
他也是人,而且只是一個“人”與一個“我”的可憐的一部分罷了︰他是從我自己的灰 與火焰裡走出來的幻影,真的﹗他不是從天外飛來的﹗
兄弟們,以後便如何呢?我克服了痛苦著的我;我把我自己的灰搬上山去;我給自己發 明了一種更光明的火焰。看罷﹗那幻影便離我遠遁了﹗
現下,相信這樣的幻影,對于新愈者是痛苦與侮辱;對于我是惡運與羞屈。我向遁世者 如是說。
痛苦與無能──它們製造了別的世界和這短期的福祉之狂,只有痛苦最深的人才能體驗 到。
疲倦想以一躍,致命的一躍,達到最後的終結;可憐的無知的它,也不願再有意志︰于 是它創造了神們與別的世界。
相信我,兄弟們﹗這是肉體對于肉體的失望,──它用迷路的精神之手指,沿著最後的 牆壁摸索著。
相信我,兄弟們﹗這是肉體對于大地的失望,──它聽到存在之肚皮向它說話。
于是它把頭穿過最後的牆,伸出去,不僅是頭──它想整個地到“彼岸的世界”去。
但這“彼岸的世界”是無人性的非人性的,是一個無上的空虛;它深藏著,不給人類看 見;存在的肚皮如果不是用人的身分,便不向人說話。
真的,證明存在,或使它發言,是很難的。但是,告訴我,兄弟們,你不覺得最奇特的 事情,便是已經被證明最好的事情嗎?
是的,這個“我”,這個有創造性,有意志而給一切以衡量與價值的“我”,它的矛盾 與混亂,便最忠誠肯定了它自己的存在。
這個“我”這最忠誠的存在,便是當它沈思時,狂熱時,或用斷翼低飛時,也談著肉 體,還需要著肉體。
這個“我”時時學著忠誠地說話;它愈學,愈能找到讚頌肉體與大地的字句。 我的“我”教我一種新的高傲,而我又教給人們︰莫再把頭藏在天物之沙裡,自由地, 戴著這地上的頭,這創造大地之意義的頭罷﹗
我教人類一個新的意志︰意識地遵循著人類無心地走過的路,肯定這條路是好的,而莫 像病患與將死者一樣悄悄地離開了它﹗
病患與將死者蔑視肉體與大地,發明一些天物與贖罪之血點;但是,這甜而致死的毒 藥,他們還是取自肉體與大地﹗
他們想從不幸中自救,而星球卻太遠了。于是他們嘆息著︰“不幸呵,為什麼沒有天 路,使我們可以偷到另一生命裡和另一福祉裡呢﹗”──于是他們發明了一些詭計與血之小 飲料﹗
他們自以為脫離了肉體與大地,這些忘恩的。誰給他們脫離時的痙攣與奇歡呢?還是他 們的肉體與大地呢﹗
查拉圖斯特拉對于病患是寬濃的。真的,他不因為他們的自慰的模式,或他們的忘恩負義 而惱怒。讓他們痊愈了,超越了自己,給自己一個高等的身體罷﹗
查拉圖斯特拉對于新愈者,也是寬濃的。他不因為他們留戀于失去的幻想,半夜起來巡禮 他的上帝的墳墓而惱怒;我認為這些新愈者的眼淚,是一種疾與身體的一種病態溺于夢想而 希求著上帝的人,很多是病態的;他們毒恨求知者與最幼的道德︰那便是誠實。
他們常常后顧已過去的黑暗時候︰自然,那時候的瘋狂與信仰,都是不同的。理智的昏 亂便認為是上帝之道,疑惑便是罪惡。
我十釐清楚這些像上帝的人︰他們要別人相信他們,而疑惑便是罪惡。我也十分知道他 們自己最相信的是什麼。
那真不是什麼另一世界或贖罪之血點︰他們最相信的是肉體;他們把自己的肉體視為絕 對之物。
不過他們仍認為肉體是一個病物︰很願意脫去了這軀殼。
所以,他們傾聽死亡之說教者,而他們演說著另一世界。
兄弟們,傾聽著健康的肉體的呼聲罷︰那是一個較忠誠較純潔的呼聲。
健康,完善而方正的肉體,說話當然更忠誠些,更純潔些;而它談著大地的意義。──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台灣哲學全球資訊網 整理校對
轉載請保留,謝謝﹗

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(第二部) 回首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