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衝創意志」的開始

自哥白尼以後,人便從中心向×轉動

  文/尼采


 

  一、當被問到甚麼是「偉大」時,人們要就是沈默不語,要就是故作偉大狀地加以說明。作偉大狀---意指冷嘲式的和無知的。二、我所要說的是未來兩世紀的歷史。我描述將要來到的東西,不再能以別的面貌來到的東西:虛無主義的來臨……我們全歐洲的文化帶著一種日益加大起來的受折磨的緊張,目前已動盪了 一些時侯,像是走向著一場大災難,無休止地,猛烈地,匆勿忙忙地,就像一條要奔向盡頭的河流,不再回顧也害怕回顧。三、相反的,在這裡說話的人,至今並沒有成就什麼,只是要去反省:作為一個哲學家和天生的隱遁者,在退隱中發現到他的益處……四、……為什麼虛無主義的來臨變得不可避免的呢?因為我們向來所擁有的許多價值引出了它們最後的結果;因為虛無主義代表我們許多偉大價值和理想的最後之邏輯結論----因為在我們能夠找出這些「價值」的真正價值何在之前,必須經驗到虛無主義----因此有時候我們需要新的價值。

第一部:歐洲的虛無

一、虛無站在門口:這位最神秘的不速之客從什麼地方來的呢?首先我們要知道把「社會的苦痛」或「生理的退化」或所有事物的腐化當作是虛無的原因是錯誤的。我們的時代是一個最誠實和最富同情心的時代。無論是心靈上的,肉體上的或智能上的痛苦,根本無須產生虛無主義(即是對於價值、意義和希望之根本的反對)。這種痛苦常會有多種的解釋。我們寧可這樣說:虛無主義是根源於一種特殊的解釋,即基督教道德的解釋。

二、基督教的末日----基督教的道德(這是不能替代的)與基督教的神背道而馳:基督教高度發展出來的真理感,卻被它對於世界和歷史的那種荒誕不經的解釋所嫌棄;從「上帝就是真理」引申來說「所有都是假的」這種狂熱的信仰;一種積極佛教理論。

三、對於道德的懷疑論是具有決定性的東西。對於世界作道德解釋的結果,便帶來了虛無主義,因為由於企圖躲避到一未知世界,這道德的解釋已無任何制裁作用,「一切都沒有意義」(一種已耗費大量精力對這世界作出的解釋的站不住,喚起人們的懷疑即認為所有對這世界所作的解釋都是假的。)

四、一方面對抗這種「無意義」,另方面對抗我們的道德偏見:道德判斷向來對科學和哲學的影響究竟到了甚麼程度呢?這不會引起科學的敵視嗎?或者一種反科學的心理傾向嗎?……一種對基督教道德的批判仍付缺如。

五、……自哥白尼以後,人便從中心向×轉動。


回首頁